美国政府宣布,曾被列入《濒危物种法案》受保护物种名单中的22种动物和1种植物已经灭绝!

据《路透社》报导,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USFWS)证实上述23种灭绝的动植物包括象牙喙啄木鸟、巴赫曼莺鸟、乔氏食蚊鱼、八种淡水贻贝以及11种夏威夷和太平洋岛屿物种。

美国内政部长德布哈兰德(Deb Haaland)警告说,气候变化将加剧导致这些物种灭绝条件的恶化。她说:“现在是时候采取积极、合作和创新的行动,以拯救美国野生动物的时候了。”

她补充:“《濒危物种法案》在防止物种灭绝方面非常有效,同时也激励人们采取行动保护濒危物种及其栖息地,以免它们被列入濒危或受威胁名单。”

哈兰德在当地时间周三(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每个物种灭绝过程的具体细节各不相同,但基本原因是一样的,那就是人类大程度地改变了它们的栖息地。”

“如果我们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最终改变这一轨迹,情况就变得太晚。”

“但这一时刻发人深省,它可以作为一个警钟告诉我们,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不会看到我们所了解的这样的地球,除非我们能够改变现状。我们必须为这个星球做得更好,我们需要现在就去做。”

以下是被证实已灭绝的23个物种:

象牙喙啄木鸟(Ivory-billed woodpecker)

象牙喙啄木鸟曾经栖居在美国南部腹地和古巴部分地区,从1967年开始就是一个濒危物种,当时它被列入《濒危物种法案》之前的《濒危物种保护法案》中。

美国最后一次发现野生象牙喙啄木鸟是在1944年,自那以后的几十年里,曾有许多目击事件,这促使了人们努力保护这些地区,免受开发的影响。

巴赫曼莺鸟(Bachman’s warbler)

与象牙喙啄木鸟一样,自20世纪中期以来,人们已经很少能看到巴赫曼莺鸟;这种鸟也于1967年被列入《濒危物种保护法案》的受保护名单。

美国最后一次被确认看到这种莺鸟,是在1988年的路易斯安那州,而最后一次在野外捕获成年巴赫曼莺鸟是在1941年。

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表示,该物种灭绝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丧失栖息地而导致。它们居住的墨西哥湾沿岸和美国东南部的沼泽地,已被破坏了数十年。此前,该物种常被捕捉并用于制作帽子、头饰等。

乔氏食蚊鱼(San Marcos gambusia)

这种鱼为辐鳍鱼纲鲤齿目鲤齿亚目花鳉科的一种,以其栖息地——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圣马可斯河(San Marcos river)命名。

乔氏食蚊鱼自1980年以来就被列为濒危物种,但自1983年以来,就再也没有在野外被看到过。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把这次物种灭绝的大部分原因,归咎于鱼类栖息地的变化,比如地下水和它们吃的水生植物的枯竭。

特氏石𫚔(Scioto madtom)

与食蚊鱼一样,该石𫚔也是以它的栖息地命名,即俄亥俄州的Scioto River分支大达比溪(Big Darby Creek)。该鱼种在1975年被列为濒危物种,迄今只收集到18个个体标本,最后一次被确认的目击发生在1957年。

淡水贻贝

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称,世界上超过一半的淡水贻贝物种栖息在美国,它们非常依赖干净的水道,这使它们处于特别危险的境地,这些已灭绝的贝类全都生活在美国东南部。

公告中提灭绝的贻贝物种包括flat pigtoe、stirrupshell、southern acornshell、green-blossom pearly、turgid-blossom pearly mussel、yellow-blossom pearly mussel、以及tubercled-blossom pearl mussel。

十一种夏威夷和太平洋岛屿物种

来自夏威夷考艾岛的“akialoa”。-图取自网络-
来自夏威夷考艾岛的“akialoa”。-图取自网络-

虽然这些物种大多数都是在夏威夷发现的鸟类,但当局也将关岛的小马里亚纳果蝠(Guam’s Little Mariana fruit bat)从名单上除名;这种蝙蝠最后一次被发现是在1968年,首次被列入名单是在1984年。

该部门还将关岛的马里亚纳绣眼鸟(bridled white-eye)从名单上除名,这种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983年,并于一年后被列入被保护名单。

此外,被除名的物种还包括一种植物,一种毛竹变种。

其余物种是源自夏威夷的鸟类,其中有考艾岛的“akialoa”、“nukuouum”、“ʻiʻōʻō”、大考艾岛的“thrush”、毛伊岛的“ākepa”、毛伊岛的“nukupuʻu”、以及莫洛凯岛的“creeper”和“Po`o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