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办案是否违法应由法庭来判!蓝卡巴星:难道警方不见得光?

蓝卡巴星反问,一个录影调查的被动行为,怎么变了抵触刑事法典第186条文?-Yusof Mat Isa摄-
蓝卡巴星反问,一个录影调查的被动行为,怎么变了抵触刑事法典第186条文?-Yusof Mat Isa摄-

(吉隆坡10日讯)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认为,拍摄警方执法算不算阻差办公,应该交由法庭来判断。

蓝卡巴星也是行动党法律局主任,他今日在面子书发表文告时直言:“这不轮到武吉阿曼刑事调查组主任拿督胡兹尔来断言指拍摄警方调查是非法的,因为此事该交由法庭从各种证据做出判断”。

他说,胡兹尔声称拍摄或录影警员调查的行为,抵触刑事法典第186条文,但这说法明显错误,并且让人以为警方害怕执法时被人监督。

“刑事法典第186条文阐明(妨碍公务员执法),任何自愿妨碍(voluntarily obstructs)公务员执法者,罪成将被判监禁不超过2年,罚款1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自愿妨碍一词,明确说明一个现象,即有人积极的动作,妨碍警察履行职责。

“请问一个录影调查的被动行为,怎么变了抵触第186条文?”

他还说,全国警察总长都曾提议警员身上装摄像机,明显是提倡调查程序是秉持透明。

“请问胡兹尔是说着身上装摄像机不合法?

他认为,如果按照胡兹尔的逻辑,那么警员调查时的闭路电视摄影,也算是非法,这很荒谬。

他认为,拍摄警员执法没问题,只要不干扰对方即可;再者,此举也推广调查程序透明。

较早前,随着马大新青年(UMANY)前主席黄彦铬因“直播警方搜查叶纹清住家”,而被冠上“阻差办公”罪名后,警方澄清,录影和拍摄警方查案不犯法,但发布视频或照片则会影响调查的机密性

当时,胡兹尔指出,警方接到42份针对“马大新青年现任主席叶纹清发表国家元首不该干政言论”的投诉。

他说,由于23岁的黄彦铭干扰调查和妨碍警员执法,因此被逮捕,同时没收其手机和一张电话SIM卡。

“警方是依法和规定逮捕,同时希望民众谨记,所有调查工作都是机密,不可随意泄漏包括在社交媒体上广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