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可出国参赛 体理会:体协需自行评估风险

国家体育理事会总监阿末沙巴威表示,并不会阻止运动员出国比赛获参与体育活动,但相关体育协会需自行评估以及承担风险。-马新社/精彩大马制图-
国家体育理事会总监阿末沙巴威表示,并不会阻止运动员出国比赛获参与体育活动,但相关体育协会需自行评估以及承担风险。-马新社/精彩大马制图-

最新精彩大马新闻,关注我们的 FacebookInstagram!


(吉隆坡19日讯)国家体育理事会并无意禁止任何人出国参加比赛或与体育有关的活动,但是相关的体育协会在派选手和教练出国前,必须自行评估风险。

根据《新海峡时报》报导,国家体理会总监拿督阿末沙巴威指出,在寻求体育部的支持之前,必须提出自己的风险评估、成本管理和派人出国的目标。

他是在有关国家羽球学院有6名球员确诊染疫,让很多人担心出国参赛的风险后,如是回应。

在目前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大马羽球员在今年是需要出国参赛最多次的运动员,比如1月在泰国的世羽联亚巡赛,然后就是3月的瑞士、英国、奥尔良大师赛和波兰公开赛。

下个月马羽总若无意外,也会派遣球员前往印度新德里征战5月11日至16日的公开赛、斯洛文尼亚国际赛(5月19日至22日)以及奥地利公开赛(5月27日至30日)。

“国家体理会并不会阻止任何一名运动员出国,但如果相关体育协会没有事先评估风险和目标,无法证明有必要出国的理由,那就不用想得到体理会的支持和协助。”

“所有的事务都必须做好策划,而且在做出派人决定之前,必须要了解清楚要去的国家当地的防疫SOP和政策。”

“如果你要派人去的国家需要进行一大堆拭子测试,以及必须自行在酒店长时间隔离,但却只是一场无关荣誉的友谊赛,那毫无意义,体理会也肯定不会支持。但如果是奥运入选赛,那还可以接受。”

沙巴威也指称目前6名确诊的羽球员,正在“方舱医院”沙登农业博览馆(MAEPS)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进行隔离,并强调不要拿这起事件和出国参赛混淆,这是两回事。

谢抒芽弃战印度赛

由于印度疫情严峻每天平均20万宗确诊,谢抒芽决定弃战可争取奥运积分的印度羽球公开赛。
由于印度疫情严峻每天平均20万宗确诊,谢抒芽决定弃战可争取奥运积分的印度羽球公开赛。

除了国家队选手之外,很多已经成为“自由人”的羽球员则必须自行评估出国参赛的风险,而由于印度平均每天的病例超过20万宗的情况下,已离开国家队的谢抒芽决定弃战印度公开赛暨奥运积分赛。

印度赛是羽坛目前仅存的3项东京奥运积分赛之一,另外两项公开赛是大马超级750赛(5月25至30日)以及新加坡超级500赛(6月1至5日)。

6月15日后,世界羽联将根据奥运积分榜敲定每个单项的种子排名,只有排名前八的球员才能获得种子,并避免提前遭遇其他的种子球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