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指出,纳吉曾向他说明,从未认识或见过阿旦杜雅,而且整个案件审讯中,也从未出现纳吉的名字。

他是在前巫青团长凯里在其Podcast节目《Keluar Sekejap》中,指上述事情是他向纳吉求证时,纳吉毫不犹豫的回答。

Advertisement

凯里也在节目上展出示一张“纳吉、阿旦杜雅及政治分析家阿都拉萨巴京达聚餐”的合照,向沙菲宜询及此事,而沙菲宜说,经过专家分析,有关照片是合成的,而“主犯”即前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也承认是他所为。

沙菲宜说,他在阿都拉萨巴京达被逮捕后,前往为他保释时,就询问对方阿旦杜雅的来历,以及他与阿旦杜雅的关系。

Advertisement

“阿都拉萨当时很生气,因为我一直在逼问他,我必须搞清楚事情才能够做事。”

Advertisement

“他承认阿旦杜雅是他的情人,所以如果他真的介绍自己的情人给老板(纳吉),那对他来说是多么耻辱的事情。”

他说,在与阿都拉萨会面后,他就直接前往纳吉住家,然后当面问纳吉有关阿旦杜雅的事情,包括有人指控纳吉曾与阿旦杜雅一起用餐。

Advertisement

“纳吉当时与我对视,完全没迟疑,他说自己不认识阿旦杜雅,也没见过她,也从未与该女子处在同一家酒店或任何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凯里提问,当沙菲宜问纳吉有关阿旦杜雅的事情时,纳吉妻子拿汀斯里罗丝玛是否在场,沙菲宜笑着说:“当然没有。”

另一方面,沙菲宜认为,阿旦杜雅在2006年被杀,然而纳吉在2019年才被映射涉及阿旦杜雅案,背后动机可能是为了要纳吉入狱。

他指出,2名被控谋杀阿旦杜雅的特警在审讯中,从未提及纳吉,直至其中一名被告,即阿兹拉在2019年宣誓时,才说是受到纳吉指示,谋杀阿旦杜雅。

他说,2019年的时间点很巧妙,因为巫统在2018年失去执政权,而纳吉在2019年参与很多竞选活动,巫统当时的表现也相当不错。

“突然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派了副检察司前往扣留中心录口供,这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我知道,他们希望这些口供会让纳吉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这些行动可能是为了提控纳吉涉嫌谋杀。因为一旦被控谋杀,就必须直接扣留在监狱中(不得在审讯期间保释候审),纳吉就不能参与国阵的竞选活动。”

“我觉得这是背后的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