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4日讯)土团党要朝向更具包容性的形态发展,包括将领导层党职开放给非巫裔,概念上似乎可行,但政治分析员质疑这个理念。

分析员也质疑土团党会否让非巫裔领袖的政治资本,与巫裔领袖的政治资本成正比。

Advertisement

他们认为,土团党很难说服目前的马来基层党员,将他们所享有的特权,开放给其他族群。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TM)地缘战略家阿兹米(Azmi Hasan)接受《Malay Mail》访问时说,土团党需要自我重塑,以便身在“国家和谐联盟(Muafakat Nasional)”里,能与巫统和伊党抗衡,而招揽非巫裔党员,也似乎是上策。

Advertisement

本月22日,首相兼土团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丁指出,该党将设立一个新臂膀,以接收并允许非巫裔党员出任党职

Advertisement

阿兹米说,从巫统分裂出来的土团党,与巫统和伊党都是在争夺马来选民的支持。

他说,相比根基较稳的巫统和伊党,土团党“输了”。

Advertisement

他赞赏土团党朝向更具包容性的方向发展,不过,他认为土团党必须顾虑马来基层党员,因为马来党员恐怕不服非巫裔领袖,并指在一个多元社会里,在应付各种忧虑时不得不谨慎。

目前,土团党所招揽的非巫裔附属党员,无法在党内担任领导职位。

另外,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博士认为,即使有非巫裔有意加入土团党,并想拥有党职,那也只是图个人利益、索取资源,前提是土团党依然是政府。

“这是因为难以想象身在一个基层实力中等的马来政党里,他们(非巫裔)能有何大作为?”

他认为,一旦土团党在未来失去权势,非巫裔党员可能会一起出走,把希望寄托在其他政党身上。

他也认为,土团党的马来基层党员,恐怕不太欢迎非巫裔成为他们的领袖,尤其是当这些马来基层党员也想角逐相同的党职和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