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大要素定金马利胜负!国阵竞选机关占尽先机

国阵候选人拿督莫哈末阿拉敏(图)与民兴党候选人拿督卡林布章都各有千秋,但有3大关键决定胜负。-马新社-
国阵候选人拿督莫哈末阿拉敏(图)与民兴党候选人拿督卡林布章都各有千秋,但有3大关键决定胜负。-马新社-

(保佛19日讯)沙巴州金马利国会议席补选是一场“一对一”的战役,国阵候选人拿督莫哈末阿拉敏(Mohamad Alamin)与民兴党候选人拿督卡林布章(Karim Bujang)都各有千秋,但有3大关键决定胜负。

在长达2周的竞选期,分析员和观察员预测两派人马成绩为50比50,因为国阵和民兴党各有支持者。

不过,巫统的战略似乎专注于传达一个信息,让当地人关注非法移民“沙巴临时准证”(PSS)议题,而由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宜阿达领导的民兴党,则以个人姿态接触不同社群。

决定胜负的3大关键,包括“沙巴临时准证”论述讲到人民心坎去、沙巴巫统的复兴、及国阵竞选机关经验丰富。

1.“沙巴临时准证”论述讲到人民心坎去

补选期间,国阵将外国人证件系统变成热议课题,迫使民兴党(州政府)和希盟(中央政府)解释。

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现身助选活动,并向沙巴人保证,家园不会因“沙巴临时准证”,而被外来者淹没,外国人更不会一夜之间变成公民。

不过,这时候的沙巴人,显然不信任政府能透明化和有效的处理移民问题。

尽管有关当局已重申这证件仅适用于现有外国人,但外国人数量似乎会一直增加,而当局还未找出非法移民问题的解决方案。

沙菲宜和希盟政府或需检讨“沙巴临时准证”,或至少以某种方式安抚沙巴人。

综合“沙巴临时准证”、及自希盟和民兴党执政后,缺乏发展和就业机会,加上当初所承诺的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恢复沙巴权利事宜,进度不大,这种种议题一致环绕在选民脑海中。

此外,国家议题也起了作用,例如油价令生活成本高涨、很多人责怪中央政府拖延完成泛婆罗洲大道。

沙巴人也清楚,支持反对党也意味着没法获得发展拨款,但他们宁愿冒险,以向执政党传达“要做到更好”的信息。

2.沙巴巫统的复兴

沙巴16个州议员、6个国会议员、2个上议员、22个区部主席和其他领袖在国阵于509大选倒台7个月后,表态退出巫统。

曾拥有300万党员的巫统,曾是最大政党,不过在宣布金马利国会选区要补选时,沙巴巫统仅剩一名国会议员和一名州议员。

自国阵于去年重新收复丹绒比艾国席,加上金马利国席补选的胜利,巫统士气大涨,盼望着有机会复兴,并放眼反对党能在下届大选重夺沙巴和中央执政权。第14届大选后的5年执政期,将在2023年届满。

自2004年起盘根金马利国会选区的拿督斯里阿尼法,被视为协助国阵拉回马来穆斯林选票的关键支持者,因为他颇受当地选民支持。

另外,根据政治庇护文化,巫统有信心,那些跳槽至民兴党和土团党的领袖,终究会重投巫统怀抱。

3.国阵竞选机关经验丰富

在金马利国席补选中,相比民兴党,国阵竞选机关显得更熟练。

在宣传方面,巫统都展现非凡实力,例如面子书“直播”助选活动、物流和领袖助选行程顺利。沙巴巫统在2周竞选期内,安排“Bossku”拿督斯里纳吉站台3次。

巫统的讲座会办得妥当,拥有相当的出席人数、信息清晰。

另一边厢,沙菲宜阿达是民兴党竞选活动上的唯一脸孔,他尝试接地气、并以个人姿态传达信息,虽然活动上也是坐满人,但人潮还是不及对手。

沙菲宜是出了名的朴实人物,藉这姿态接触选民本该很奏效,但在金马利国席这个选区,很难打破人民对国阵的印象。

尽管希盟领袖有赴金马利助选,但他们甚少与民兴党一起拉票,这些希盟领袖包括土团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丁、土团党署理总裁拿督斯里慕克里兹、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等。

沙巴土团党在金马利国席补选提名日当天,特别尽心尽力,但之后越来越不积极,看着土团党在王麻骨(Membakut)的表现,这或令民兴党很不是滋味。

王麻骨州议员是拿督阿里芬(Ariffin Arif),此人是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的女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