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巫伊联盟照投黄日升 分析员:华社传达自己非希盟铁票立场

阿尔诺认为,尽管“伊党和巫统”组成的国家和谐联盟威胁到少数族群权利,但华社依然与黄日升(中)同在。-Shafwan Zaidon摄-
阿尔诺认为,尽管“伊党和巫统”组成的国家和谐联盟威胁到少数族群权利,但华社依然与黄日升(中)同在。-Shafwan Zaidon摄-

(吉隆坡17日讯)砂拉越大学政治系讲师阿尔诺(Arnold Puyok)说,丹绒比艾选民在补选时把希盟踢出局,是在对希盟政府发泄,抱怨政府没正常运作,也对内斗感到厌烦。

“人民有很多管道去拒绝貌似功能失调的希盟政府。

“从施政方面不到位,至没兑现诺言。”

他说,华裔选票减少是给希盟的预警,即少数族群的选票不再是理所当然的。

他说,这说明了尽管“伊党和巫统”组成的国家和谐联盟(Muafakat Nasional)威胁到少数族群权利,但华社依然与黄日升同在。

他说,这似乎说明选民厌恶了希盟挑起的“华社对巫伊联盟恐惧感”,让华社质疑权力共享颇弱的问题。

“权力共享对维持秩序和影响力而言非常重要,不过,当行事马虎的行动党党员一直挑衅政治稳定时,希盟无法让人民信服权力共享概念。”

另外,理科大学政治分析员西华慕鲁甘(Sivamurugan Pandian)说,国阵候选人比较可信。

“希盟内部问题或是因素之一,包括遴选候选人、竞选机关、竞选期间无法吸引人潮。”

此外,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Ibrahim Suffian)说,华裔选民也可能对希盟各种奇怪的政策感到愤怒,例如爪夷书法课程的政策。

“希盟内部公开的争执,推介选民没要求的政策(如在国民型小学推介爪夷书法课程),都让华裔选民动摇。

至于马来选票,国阵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分析员认为,这巩固了国家和谐联盟在争取保守马来人支持的成功。

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博士直言:“巫伊合作显然奏效。”

“他们集合了马来票。”

本月16日,再度披甲上阵的国阵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升,成功以1万5086张多数票,收服他于509大选时痛失的国席。

随着黄日升的当选,马华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不再是硕果仅存的马华国会议员了。

黄日升赢得2万5466张选票;而希盟候选人卡迈尼则获得1万380张选票,占居第二。

42岁的首相署副部长兼丹绒比艾国会议员拿督莫哈末法立9月21日因心脏病逝世,议席因此悬空而需要补选。

在去年的第14届大选,来自希盟土团党的莫哈末法立以524张多数票,击败黄日升和伊斯兰党候选人诺丁。

莫哈末法立也是土团党丹绒比艾区会署理主席,当时他获得2万1255张选票,黄日升得票2万731张,以及诺丁得票2962张。

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是自509大选后,第9场补选。第一场补选是2018年8月4日举行的双溪甘迪斯州席补选,接下来是无拉港州席和斯里斯迪亚州席双补选(2018年9月8日)、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2018年10月13日)、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今年1月26日),以及士毛月州席补选(今年3月2日)、晏斗州席补选(今年4月13日)、山打根国席补选(今年5月11日)。

这也是继金马仑区国会议席、士毛月州议席及晏斗区州议席补选后,国阵第四度在补选中获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