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大道特许经营商的强烈抗议,大马原订明年计划落实的多车道自由流动收费系统(MLFF)计划似乎遇到阻碍。

根据《今日自由马来西亚》(FMT)报导,32家大道特许经营商反对政府直接将MLFF项目给予一家“缺乏经验”的私营公司。

Advertisement

道特许经营商反对直接授权34.6亿令吉MLFF项目

根据报导,一名知情人士声称,政府已在11月17日与一家和杨忠礼公司(YTL Corporation Berhad)有关联的公司,签署了一份“委任协议”(appointment agreement),这是在没有咨询大道特许经营商情况下,将高达34.6亿令吉项目授予该公司。

该报导还说,大马大道特许经营公司协会(PSKLM)已向工程部提交反对信函,并指出提供KJS-SEP Synergy(M)私人公司20年特许经营权的举措,已违反和政府的协议。

Advertisement

-图摘自Soya Cincau-
-图摘自Soya Cincau-

Advertisement

有消息来源告诉《今日自由马来西亚》,工程部将很快提交另一份文件,证实在未征得特许经营商同意的情况下完成委任,而且也未获得任何有关任命条款的细节。

该消息补充,在缺乏任何细节的情况下,政府作为拥有有效合约的当事方,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这样做是不公平的。

Advertisement

另一个消息来源指出,该协会已发出一封由18家公司联署的公函,向特许权获得者提交了一份执行摘要,列出这个决定将如何对他们与政府不利。

《今日自由马来西亚》指出,其中一个主要关注点是,实施MLFF估计成本为34.6亿令吉,该协会指出,如果允许个别公司自行建设和实施MLFF,成本可降低 30%。

该报导援引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在每年过路费总收入约为60亿令吉的情况下,该项目有重大垄断之嫌,该项目实施后,该公司将通过大道特许经营商收回约6.5至8亿令吉的实施成本。

该消息来源指出,道路行业也质疑直接授权的合理性,并称授予的公司没有该行业经验,此外,由于没有进行成本效益分析,成本竞争也值得怀疑。

消息来源说,根据该协议,该公司将接管目前的收费业务,包括目前由各特许公司负责的验证程序;据说,此举会引发潜在的诚信问题,因为端到端过程由一个实体控制和管理,没有制衡机制。

实施MLFF的漏洞

-图摘自Soya Cincau-
-图摘自Soya Cincau-

一旦实施MLFF,就不再有物理障碍(又称“栏杆”(palang”)或车道,因为收费是以电子方式进行的,这与新加坡、台湾和澳洲的情况类似。

最令人担忧的问题之一就是,由于无法识别非标准车牌或无法向驾驶者收取欠款,导致有些车辆会趁机“漏缴”过路费。

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框架,大道特许经营商担心,他们将陷入追查逃费者损失的困境,因为逃费将影响他们的收入和偿还债务的能力。

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采取更有力的执法措施,如与追债公司合作、对未缴纳驾驶者处以高额罚款或暂停更新路税。

此外,还需要严格执行标准车牌,因为在大马道路上,使用非标准车牌的现象仍然相当普遍

工程部稍早前宣布,新街场大道(Sungai Besi Expressway)将成为首个MLFF概念验证地点,第二就是大使路—淡江大道(DUKE),该部目标是在2024年开始进行MLFF试验,届时将同时使用无线射频识别(RFID) 和自动车牌辨识(ANPR)。

资料来源

Soya Cinc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