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沙迪:马来人与政治庇护

赛沙迪指马来人必须自我改变,这样世人才会认可马来人的地位。-Yusof Mat Isa摄-
赛沙迪指马来人必须自我改变,这样世人才会认可马来人的地位。-Yusof Mat Isa摄-

我现在要说的,可能难以消化,也可能会引来一部分人的批判与谩骂,特别是来自我自己族群。但是,身为新一代年轻人,我不愿看到自己的族群被虚假的梦哄骗。在民族尊严进一步腐蚀前,我有责任分享我的感受。

当很多马来年轻人沉沦毒海,马来主权哪去了?

当马来承包商“朝拜”阿里巴巴金主,期待坐享其成,马来主权哪去了?(在马来社会ali-baba是指某个生意用马来人名义开设,然而真正拥有者却是华人或其他种族)

当土著股权没达到30%,甚至慢慢少过20%时,马来主权哪去了?

当其他种族的孩子正在努力追求知识,朝向更光明的未来,而很多马来年轻人却飙车到深夜时,马来主权哪去了?无可否认,是由一部分马来孩子是杰出的,但是更多的是落后他人的。

当马来领袖以前备受敬仰,现在却变成被人唾弃的贪污滥权者时,马来主权哪去了?

看看现在就好,历史不断在重复,因为我们总喜欢选容易又快的路,不敢走出安逸区。不管是工厂工人至豪华餐厅的大厨职位,外劳都趋之若鹜,只有我们还在毫无止境地期待可以舒适坐在冷气房的工作。

沉醉在马来主权的梦是很美好的,但现实完全相反。当我们高喊马来人万岁时,听起来很受欢迎,但这种呼喊是空泛的。当我们骄傲地举起马来短剑时,其实剑是慢慢地刺入我们自己的心里,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不会停止为心爱的族群命运斗争。我是被玛拉(MARA)培养出来的孩子,即使环境艰难,父母也不辞劳苦地养育我。我要确保下一代可以公平与平等地享受国家的发展,而不是空口说白话、无意义的喊话。我要确保他们有比今日更好的生活素质。

当我在演说提及“马来主权”时,不代表要改动宪法里的马来人、统治者以及伊斯兰地位。

有仔细聆听我的演说的人,都会清楚知道我说的是马来人与大马人在经济及未来方向有关的课题。

命运操控在我们自己的手中,无需高谈阔论地喊马来主权。如果我们勇敢改变、冒险、有诚心地做事、掌握知识以及不再靠别人,我们自然就是主人了。

我要引用首相敦马哈迪的言论来为这篇文章作结论:到时我们不用自称是主人,世界也会认可我们是真正的主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