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6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前总财务长阿兹米(Azmi Tahir)指出,大马富商刘特佐曾在2013年电邮“指导”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要在1MDB和稽查公司毕马威(KPMG)的会议里说些什么,甚至告诉纳吉不要跟KPMG谈太久。

阿兹米是纳吉被控滥用1MDB逾20亿令吉资金案的第12名控方证人,他今日出庭供证时说,他曾出席在2013年12月15日,在纳吉住家召开的KPMG与1MDB之间会议。

他说,稽查师想直接听纳吉解释,以厘清一些事情,包括纳吉对1MDB总值23亿1800万美元(约96亿令吉)的海外投资有多了解。

他说,他在同一天也收到刘特佐用“dealrainman1@gmail.com”户口发来的电邮,邮件标题未“紧急:给首相的汇报配套”。

他说,刘特佐已备好一份应付KPMG提问的策略,邮件还附上与KPMG开会的策略。

他说,刘特佐的策略是,1MDB的董事会主席、总执行长、总财务长一定要陪同纳吉出席会议,同时还指示只能是拿督佐翰(Johan Idris)和阿末纳斯里(Nasri Abdul Wahab)代表KPMG赴会。

“刘特佐在电邮里指示纳吉,不要跟KPMG讲太多,还有必须说纳吉已听过汇报,清楚1MDB所有投资和交易,并且对现有文件有信心。”

接着,阿兹米读出电邮的内容:“既然首相已在多个场合听过1MDB主席和管理层汇报,建议首相在此课题上,勿与KPMG谈太久。首相要表明自己已听取双方汇报,并知道有交易,而且很满意。”

他追溯当时他去到纳吉住家开会时,就已发现纳吉收到了刘特佐的邮件。

他还说,纳吉有跟佐翰讨论刘特佐罗列的重点,而当时KPMG的其他代表,则不准踏进纳吉住家

“在这方面,我发现,虽然我是1MDB的总财务长,稽查直接是我的管辖范围,但刘特佐已安排好所有文件,也为纳吉备好重点,以应付KPMG抛出来的问题。”

据了解,当时,KPMG稽查师还未签批1MDB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年度财务报表,因为该公司依然在追讨有关23亿1800万美元的海外投资细节。

本月15日,一马发展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莫哈末哈金(Mohd Hazem Abd Rahman)供证时说,随着纳吉施压,甚至直接打电话追问他有关稽查结束的进展,他就提议撤换KPMG,让国际会计公司德勤(Deloitte)取而代之。

1MDB所谓的投资,是投在驻开曼岛的一间对冲基金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 SPC,而新加坡瑞意银行(BSI Bank)则为所谓的投资,充当“基金经理”。

此案承审法官为柯林(Collin Lawrence Seque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