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终极稽查报告早该交了!证人:高层会议打破计划

纳吉被各种官司缠身,包括“纳吉与前1MDB总执行长阿鲁甘达,涉篡改1MDB报告的联合审讯案”。-Ahmad Zamzahuri摄-
纳吉被各种官司缠身,包括“纳吉与前1MDB总执行长阿鲁甘达,涉篡改1MDB报告的联合审讯案”。-Ahmad Zamzahuri摄-

(吉隆坡23日讯)总稽查署稽查组主任诺莎华妮(Nor Salwani Muhammad)指出,若非2016年2月24日的一场高阶官员会议,原版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终极稽查报告一早就呈给公账会了。

诺莎华妮今日在高庭供证时说,当时其部门已完成稽查工作,要准备同一天向公账会呈上终极稽查报告,但基于2016年2月24日的一场高阶官员会议,原定计划有变数。

“若不是2月24日那场会议,当时有水印的9份原版稽查报告就已经呈给公账会了。”

诺莎华妮接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前1MDB总执行长阿鲁甘达,涉篡改1MDB报告的联合审讯案”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Gopal Sri Ram)的盘问时,如是回答。

主控官问她,若没有2月24日的那场高阶官员会议,到底原版或修改版的1MDB终极稽查报告,会否呈给公账会。

稍早前,诺莎华妮也接受阿鲁甘达代表律师拿督西华南登(N. Sivananthan)盘问,后者抛出一个论述,指2月24日的那场高阶官员会议,其实是退场检讨会议(exit conference),而且受审核方要求更正稽查报告,也没有不寻常。

尽管如此,诺莎华妮不认同西华南登的说法,并指当天那场会议并非退场检讨会议,因为其部门已经完成稽查了。

2020年6月6日,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说,没人(包括他自己)在2016年2月24日的会议上,施压总稽查署要求修改1MDB稽查报告。

阿里韩沙是“纳吉与阿鲁甘达被控涉嫌篡改1MDB稽查报告案”的第4名控方证人。

据悉,2016年2月24日,在阿里韩沙办公室召开了一场关于1MDB稽查报告的会议,而与会者包括时任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及其官员、及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

而根据安比林的证词,对方说,总稽查署原本按计划,在2016年2月24日将终极版1MDB稽查报告呈给公账会。

不过,阿比林声称受到压力,结果同意在2016年2月24日,修改终极版1MDB稽查报告,即删除4项主要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