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市24日讯)在槟城大水灾期间,开放祈祷室让非穆斯林避难的祈祷室唤礼员沙诺杜基祖强调,如果历史重演,他依然会选择拯救灾民,不畏惧其他穆斯林的批评。

沙诺杜基祖因为救人而一夜变成英雄,不过在社交媒体上确有一些穆斯林批评他不该让非衣着不端庄的穆斯林进入祈祷室,况且那些非穆斯林有些上身赤膊,也有者穿短裤。

“我不在意那些攻击,那些骂我的人当时不在场,如果他们在场的话,他们也会做同样的事。”

“那次是我们有史以来,所遭遇过最严重的水灾,人们是从睡梦中惊醒,然后逃命…如果在发生相同灾难,我同样会这样做(指救人)。”

沙诺杜基祖是乔治市大英义园(Taman Free School)祈祷室的唤礼员,他因为上述救人事迹而在最近举行的大马基督和平与和谐行动晚宴上,获得当局表扬。

“我很感谢,我们都是上苍的仆人。”

双喜临门的是,来自来自印尼的他,最近也获得政府发出永久居留证。

他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他住在马来西亚30年了,申请永久居留证也长达24年,现在终于得到了。

另一名救人英雄

另外,在大水灾中,与沙诺杜基祖一起拯救灾民的还有酒店经理苏比里哈欣(Subri Hashim),他当时用船载送灾民去祈祷室。

他说,当时他乘船去祈祷室,途中发现有一名华裔男子向他招手求救。

“那名男子告诉我,有老人被困在住家,地点就在祈祷室的后方。”

“我们去到现场看见有人用手电筒发出求救讯号。几乎每一家都有老人被困,一些是行动不便的。”

苏比里哈欣说,由于船只每次只能承载5至6人,因此他们来回几趟,将灾民送去祈祷室。

他说,其实祈祷室虽然有两层楼高,但是水位也到人们的颈项,所以灾民都在祈祷室的上层避难。

祈祷室财政阿都纳西尔说,祈祷室开放成为避难所5天,直到所有灾民归家。

他说,福利局有派人到该祈祷室,为灾民提供医疗援助,特别是老人。

“一个马来家庭也准备饮料给灾民。其实只要别人来祈祷室或清真寺是没有恶意的,我们都应该照顾他们。”

他强调,没有任何条例阐明谁可以进入清真寺或祈祷室,宗教场所是开放给所有人的地方。

“祈祷活动只是清真寺的用途之一,社区活动以及慈善活动也可以在这里举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