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6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在脱离巫统、成立土著团结党后,一直积极部署各州阵营,以连同反对党对抗国阵政府;而土团党相信,其政党也能改变乡村选民的“支持方向”。

路透社报导,尽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上届选中,失去多数支持率,但仍在选举中胜出,在这之后,他就卷入了数个国家争相调查的舞弊丑闻当中。不过,他仍期盼在2018年选举中获胜,以维持自1957年大马独立以来,国阵不曾间断执政的记录。

Advertisement

然而如今,已出现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那是因为纳吉之前的导师,即将在下周过92岁生日的马哈迪,加入了一个分裂的反对党联盟,并志在若赢得大选,将重新拿起执政权。

Advertisement

若马哈迪的目标达成,那他将会是世界上年纪最大的首相。

Advertisement

一直跟随着马哈迪的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去年因质疑首相的丑闻而遭退党后,也加入了土团党成为一员。

慕尤丁向路透社指出,土团党已在222个国会选区当中,设立了165个区部,并与多个反对政党合作。

Advertisement

马哈迪在执政长达22年期间,对国家发展贡献良多,而大部分粉丝对于他的“回归”,均感到兴奋。

柔佛一名巫统前支持者指,当马哈迪仍担任首相时,他年纪尚轻,但他认为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或许未来“连车都会飞”。

吉打巫统多个区部纷解散

来自马哈迪家乡吉打,一个以农民和橡胶员工为主的乡村瓜拉欣(Kuala Sin),就有1600名村民,从巫统转向土团党,成为党员。

一名巫统前区部主席兰里(Ramli Mat Akib,77岁)说:“从1962年至2014年,我都(替巫统)将投票箱带来这里,但今年,巫统应该会输。”

他也说,设立于他家对面的巫统区部办公室也已关闭。

马哈迪之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兹,也带领吉打土团党进行活动,他相信,该党能在乡村地区“取得巨大进展”。

也是土团党署理主席的慕克里兹说,吉打许多巫统区部已解散。

然而,巫统却不赞同土团党的成立会影响全国分会。

巫统总秘书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说,巫统总部仍见许多年轻人排队报名成为新党员,他没看见任何问题产生。

尽管面对着丑闻,但纳吉依然要求巫统基层能效忠党,而回馈则是政府对于马来社群的发展政策。

该些政策包括提供政府合约、廉价房屋、大学学位固打制及优惠股票。

而政府委派的村庄理事会也会提供“一辈子”的协助。

去年加入土团党的吉打前巫统领袖拉兹说,此举措让村民非常依赖理事会,这让理事会和巫统都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但如今许多马来人已搬到大城市,连乡村人民也不再依赖乡村福利计划。”

“现在,巫统仍需要大马人,但大马人或已不需要巫统了。”

马哈迪和安华组合能取胜?

报导也指出,大马目前未公布任何领袖民调,但根据巫统消息指,4月一份内部调查显示,纳吉能赢得的国会议席,已从131个,下降至128个。

一名政府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纳吉的内阁曾准备于9月展开民意调查,但由于发生丑闻,因为该时间已变得不明确。

“现在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他说,虽然反对党于2013年大选中获得51%的支持率,但他们只赢得40%席位,这有赖于以多数票赢得席位的系统。

纳吉曾于2013年前,脱售联邦土地发展局股份,让马来垦殖民有机会购买优惠股份。

然而该股价暴跌70%后,股份持有者纷纷都无法开心起来。

来自慕尤丁选区麻坡巴莪的棕油种植者说:“他们基本告诉我们会变富有。”

“但现在大家都不满意了,不仅是我,每个人都有相同感觉。”

另外,也有分析员认为,马哈迪加入反对党联盟,对巫统而言,将形成真正的威胁。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RSIS)资深研究员拉扎里(Yang Razali Kassim)说,若马哈迪和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能有效恢复他们于1990年在国家领导层的合作关系,那他们或可能取得胜利。

“马哈迪若能与安华真正达成和解,并支持后者,那两人将会是强大的政治组合。”

吉打巫统妇女组党员莎比亚(Salbiah Kassim)也认为,这情况与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去年赢得美国总统选举,有着相同之处。

“就像国外一样,任何事都可以改变,我们不会知道该些‘沉默’选民最终会选择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