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 美国学者:恐无法影响北京

香港“反送中”民众9月8日在遮打花园集会,游行至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路透社-
香港“反送中”民众9月8日在遮打花园集会,游行至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路透社-

(华盛顿18日讯)在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例的示威抗议期间,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多位国会议员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赋予美国相关部门制裁打压香港基本自由和人权等行为的法律基础,被香港示威者寄予厚望。但华盛顿的中国观察家就《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解决香港问题的帮助持谨慎态度。

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美国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研究主任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分析:“从现实角度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扮演关键性角色的可能性是有限的。”

布兰切特认为, 北京在如何处理香港问题上会考虑多种因素,“而美国的立场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因素之一。”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定会提高北京直接干预香港事务的代价,但无法对北京的决策发挥决定性作用。

布兰切特说,从目前的情况分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国会通过的可能性较大。背后除了美国对香港示威的关注,也存在国内政治因素。美国政府对香港示威的表态反覆,但国会支持示威者的呼声持续高涨。

“每个国会议员都对香港示威感兴趣,没有议员希望之后被指责没有对此作出反应。”布兰切特表示。而且,对华强硬的方针已在国会成为跨党派共识,议员都不希望被看作对中国示弱。

该法案是华盛顿为数不多的政治成本较低的政策选项。“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这(法案)就是那个‘什么’,所以我们就选它来执行吧,”布兰切特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达国会对香港的关注,主要发挥象征性作用。

香港人只能自救

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的何瑞恩(Ryan Hass)也对该法案持保留态度。“法案的风险和成本很明显,但好处并不清晰,”他对BBC:“在最坏的情况下,通过该法案会缩小和解与妥协的空间。”

2013至2017年,何瑞恩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处于美国对华、对港政策制定的核心圈。

布兰切特与何瑞恩2位专家皆认为,华盛顿无法解决香港的问题。何瑞恩表示,美国应该持续发出灯塔式的亮光,敦促各方克制并谋求解决方案。“但并不是世界上每个问题,都有美国方案。”

何瑞恩坦言,对于这次香港示威: “找到解决办法的会是香港人,而不是身在华盛顿的人。”

他认为,美国的介入无助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一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亦无利于协助各方找到共识,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之余,对北京的战略制约有限。

美国仅保障自身利益

布兰切特也同意,《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本身无法解决问题,香港的出路需要由北京、香港示威者与社会精英共同找出。

香港示威若结束,将是由于北京、香港示威者和精英得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因为美国通过了《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保障美国在香港的利益,是美国对香港政策的根本出发点。目前有超过8万5000名美国公民在香港生活,近1400间美国公司在香港运营。曾担任商业战略谘询公司中国主管的布兰切特认为,这些美国公司会谨言慎行,不会轻易发声支持香港示威。

他分析,美国商界面临两难局面,短期内希望有稳定的社会环境,也需要规避在中国大陆被封杀、抵制的政治风险;但长期来说,外商担忧北京将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损害香港的根本优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