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4日讯)新加坡大使罗家良与中共喉舌《环球时报》针对南海问题的笔仗,仍是余波荡漾。新加坡《海峡时报》前驻北京分社社长白胜晖(Peh Shing Huei),在香港《南华早报》撰文,形容《环球时报》是中国训练的一条咬人的狗,而《环球时报》所说的,正是中共领导层心中所想但又说不出口的话。

白胜晖在这篇题为〈中国如何指挥环球时报这条攻击犬威吓新加坡〉的文章中指出,《环球时报》是“一份内容粗鄙、鲁莽、不顾事实的小报”,但它正正就凭着这一些而在中国市场崛起。

白胜晖表示,有些时候,这份报纸读来就好像是由一群中国“特朗普”所编辑的刊物。

白胜晖痛批,《环球时报》的存在价值正就是这种无赖的态度,它足可为外界提供一个窗口,窥视中国政府其实正在想些什么,但却不能宣之于口,或至少不能像《环球时报》那般的肆无忌惮。

“而由于北京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让人窥视其黑暗的一面,是很难得的。”

文章指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上个月在一次访问中表示,他与中共的国家安全和外交官员稔熟,而他们都认同《环球时报》的社论方针。胡锡进当时还说:“他们不能畅所欲言,但我却可以。”因此,仔细阅读《环时》是很重要的。

读者是新加坡人口3倍

白胜晖的文章提及新加坡驻中国大使罗家良与《环球时报》之间的笔仗,而中国外交部很快就出来发表评论,间接地支持《环球时报》的言论。白胜晖认为,胡锡进说他的言论反映中国政府的意见,明显不是一派胡言。

文章称,《环球时报》或者是一个黑警或坏警察,但它发表的讯息,却是来自中共权力核心的内心。选择《环球时报》作为这个目的的工具,有对内和对外的2个原因。

白胜晖说,首先,而且是最重要的就是,《环球时报》受到市场的欢迎,可以为中共做一个很有效的“喉舌”。《环球时报》中文网站每天有1500万人次造访,这差不多等于是新加坡人口的3倍。而该报好勇斗狠的言论深受本国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爱戴,这群人也就是所谓的“小粉红”一族。

白胜晖认为,这正好迎合了中共所倡议的“爱国精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梦,其构想正是要重建中国在全球的领先地位,而《环球时报》正好为这个愿景提供一个泄洪之口。“但这却往往意味践踏、侮辱、轻藐其他的国家。”

文章说,这样一来,《环球时报》存在的第2个原因就顺理成章出现了,《环球时报》虽然备受外国讪笑,但国际媒体却不能不看它的报导。对中共而言,向其他国家表达不满甚至进行抨击,如果讯息到不了这个国家,骂了等于没骂。而《环球时报》在这方面可说相当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