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才:我们把“种族歧视”的标签归还原主

马哈迪将提出反对爪夷书法课诉求的董教总等人士,标签为种族主义者。-马新社-
马哈迪将提出反对爪夷书法课诉求的董教总等人士,标签为种族主义者。-马新社-

我一直都在关注马来社会如何回应爪夷字课题,包括如何诠释Jawi和Khat之间的关系、爪夷字与宗教因素之间是否有直接关联;就语文而言,现今马来社会使用爪夷字书写马来文(不是阿拉伯文)的普遍性有多高?

如果观察没有太大的误差,以爪夷字书写马来文,基本上不断式微中,许多马来人其实看不懂、也不会写爪夷字。我们可以随机找个路人甲、路人乙做个民调,大概可以找出答案。他们要对这个课题表现得理直气壮,看来还真有点心虚。爪夷字版的Utusan Melayu收档了,转为网络版。

真正让爪夷字保留生命力的,还是阿拉伯文。更具体地说,就是通过爪夷字掌握阿拉伯文,学习和诵读《古兰经》和宗教经典,以及阿拉伯文的书籍和资料。有的家庭还专门聘请宗教老师到家里教导小孩学习阿拉伯文和《古兰经》。

回顾历史,爪夷字作为西方殖民前的书体,对穆斯林民族主义者而言,有着抗拒西化的代表性,进而通过强调爪夷字来宣示穆斯林作为主导社群的象征。但是,爪夷字有其局限性,以致后来德高望重的马来学者查巴(Zaba)等,努力鼓吹采用罗马字(Rumi)来推广马来文。教育部当前的做法是走回头路;是力挽狂澜吗?

爪夷字与阿拉伯字符相近(只有六个字母是本地特创的),掌握爪夷字与学习阿拉伯文可达到相辅相成的效果,但不是通过学习爪夷字掌握阿拉伯文,就像认识罗马字的ABCD,比较容易学习英文一样。因此,在注重宗教教育的家庭,对爪夷字的掌握会相对比较好。

以加强学习马来文、增添学习乐趣为理由,将一种式微的字体强加在其他族群孩子身上,看来不恰当吧?

把反对者贴上“种族歧视”的标签,那说话的人可能是戴上“种族歧视”的有色眼镜看问题,才会草率信口开河,胡乱贴标签。

我们把“种族歧视”的标签归还原主。

其实,我有所顾虑,担心这位长者重施故技,运用当年对付“诉求”的手法,把反对爪夷字教材者扭曲为族群对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