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的力量

刘镇东指他赞同林冠英提出的中道马来西亚,带领大马人走出旧有的政治。-路透社-
刘镇东指他赞同林冠英提出的中道马来西亚,带领大马人走出旧有的政治。-路透社-

尽管人们期待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旧马来西亚依然徘徊不走。 因此,民主行动党在那些要破坏新马来西亚的极端马来群体,以及那些要以牙还牙的非马来群体之间,成了夹心饼。

此时此刻的舆论空间,大概就是“喊打喊杀”的对立:巫统和伊斯兰党借助马来右翼推波助澜,要求希望联盟的马来政治领袖“硬起来”对付“万恶之源”的民主行动党,马华公会和好些非马来人意见领袖则要求民主行动党“硬起来”对付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

但是,5月9日的大选,马来西亚人共同的目标,不是族群,而是跨越族群的新马来西亚。希望联盟有一项待完成的历史使命:向马来西亚人证明,政治中间比极端边缘更强大,而新马来西亚有足够的成熟和自信,去超越族群分化,走向共荣的命运共同体。

因此,我要回到2010年林冠英提出的“中道马来西亚” (Middle Malaysia) —— 一个所有希望看到国家进步的马来西亚人都能同意的中间派(centrist)信息。

政治中间可以变成夹心饼,在族群政治中显得“顺得哥来失嫂意”。但是,如果族群政治不是我们的出发点,也不是我们的终点,那么中间的力量则可以是最大块,也是最终带领马来西亚走出旧政治,走向新政治的路径。

政治虎姑婆

自1966年成立以来,行动党一直是巫统最喜欢的“虎姑婆”(bogeyman,吓唬人的鬼魅),尤其是自2008年大选以后,马来右翼团体对行动党的仇恨渲染也在升级。

行动党已经成了巫统论述中“非我族类”的替罪羔羊,无论是“华人”、“沙文主义者”、“共产党人”或“基督徒”。 巫统和其种族主义盟友意图通过如此定位行动党来给马来人制造和植入恐惧,以便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支持巫统。 现在巫统有了新的盟友伊斯兰党,他们更进一步激化种族宗教议程。 按照这个剧本,巫统的腐败不重要,良政善治也不重要,只要“马来人的守护者”能够掌权就好。

讽刺的是,包括马来人在内的许多马来西亚人并不知道,行动党在20世纪60年代,因为选择民主议会路线,舍弃激进暴力行动,而被共产党主义及左派社会主义分子鄙视嘲笑。

多元种族政党

自创党以来,行动党从来就不是单一种族政党。行动党于1969年首次征战选举时,就有两名马来候选人赢得州议席。在最近的2018年大选中,行动党派出比巫统更多名40岁以下的马来候选人。行动党在历史上也有许多杰出的印裔领袖,如V David、P Patto和卡巴星。

无可否认,在1969年至1990年期间,国阵打造的狭窄政治空间导致行动党无法争取城市非马来人以外的支持。当时,乡区的华人坚定地支持国阵。

事实上,行动党曾有一段时期几乎全军覆没。首相马哈迪医生于1991年提出“2020年宏愿”和“马来西亚国族”的概念,一度在理性和情感上皆成功地回应了城市非马来人所关注的议题,例如教育机会、工作和生意前景,以及文化空间。于是,他们在1995年、1999年和2004年大选中皆压倒性地把票投给国阵。

2005年,刚在选举中获得强大委托但由弱势阿都拉领导的巫统决定向右转,当时的巫青团团长希山慕丁在代表大会上举剑威胁非马来人的做法至今历历在目。在那之后,非马来人的选票开始向反对党倾斜,随后加入不满国阵的城市马来选民。2008年大选,这些反国阵情绪集体爆发。

2008年之后,行动党越来越被频密地用作“虎姑婆”。 各种各样的问题都能成为媒体头条,把人民联盟(及后来的希望联盟)中的马来领导人描绘成“行动党的傀儡”。 与此同时,非马来媒体和非马来国阵领袖则把行动党描绘成 “伊党的傀儡”,“安华的傀儡”,当然到了2018年就变成“马哈迪的傀儡”。

过去十年的每一次转折中,我都告诫民联以及后来希望联盟领袖,我们要竭尽所能避免陷入“siapa lebih jantan”(谁比较有种)的陷阱。 国阵领袖确实通过媒体机关把民联及希望联盟马来领袖抹黑成对行动党“软弱”和“不捍卫马来人权利”来吸引马来观众,同时对非马来群众鼓吹行动党 “软弱”和 “不捍卫非马来人”。

中道马来西亚

在怡保举行的2010年全国大会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谈到了中道马来西亚的理念,再次重申行动党必须成为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政党。 这是行动党与希望联盟共同努力的方向。

希望联盟能够成立,是因为大部分领袖坚信他们可以赢得不同族群的支持。 他们致力于制定一个注重小市民福祉的共同纲领。 实际上,这些领袖中有很多人是在烈火莫熄运动前后开始活跃于政坛的,而烈火莫熄是超越种族的民主运动。

曾经的仇恨制造供应链 —— 国家干训局BTN或特别事务局JASA(政府机构内)、马来西亚前锋报(印刷媒体)、第三电视(广播媒体),以及亲国阵的中文媒体等,在换了政府之后,已经逐渐瓦解。只是目前,所有媒体机构的股权持有者仍然不变。

由于国阵超过半个世纪的种族政治,包括媒体在内的许多马来西亚人,还没有学会在种族和宗教框架之外提出问题和想法。

由于从族群猜忌中取利益者大有人在,我们可能已经摆脱了旧的仇恨供应链,现在能够自由地表达,但仍然缺乏能够使新马来西亚正常国家的自信和信任。这里存在着真空,真空存在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

这里也有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挑战:如何在不同种族之间和南中国海两地皆赢得人心?如何让人民相信中间比边缘更有建设性?

简而言之,国家需要能够突出中间立场优点的愿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共同成长,并肩迈向兼容并蓄并成为其他国家模范的马来西亚。

 

国防部副部长兼行动党柔佛主席

刘镇东

 

×作者论点不代表《精彩大马》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