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势力崛起,相信没有一个国家能与中国作切割。中国庞大的人口及日渐增强的经济实力已是不争的事实。研究显示,大马华社听闻“一带一路”,还熟悉过 “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或 “亚洲经济共同体” 等的字眼。而亚洲发展银行已估计在接下来的10年,需要斥资8兆美元(约32兆令吉)来资助基建建设。

与此同时,中国在处理西沙群岛和南海诸岛时的高压手法,已触怒中国的东盟贸易伙伴。看来越是倚重与中国的贸易,形势就愈加棘手。然而是否每件事情都得付出地缘政治的代价?我们是否付得起这代价?又或者,我们是否又可以独善其身?

奥巴马一连访马两次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11月第二次访马时,当时已传出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出现7亿美元(约28亿令吉)转账的新闻。亚洲华尔街日报也引述分析员谈话指称,美国总统访马不大可能会是要来追猎一个国家领袖。

事实上,对于美国总统来说,一连两次到访大马是前所未闻的。而奥巴马在亚洲的政治遗产就是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当他在2008年上任时就开始谈判。

然而这谈判过程耗了7年,直至2016年4月才在纽西兰缔结。大马其实是最后一个签署的缔约国,而奥巴马必须确保他在卸任美国总统前解决此事,所以催生了一连两次访马的记录。

现金购1MDB能源臂膀等是白武士?

然而,在奥巴马访马前的6个月,1MDB却达成协议将旗下能源臂膀埃德拉环球能源(Edra Global)旗下所有能源资源出售给中国广核集团,成交价是98亿3000万令吉,而且是以金钱兑现股权。美国对此很“感冒”,再加上当时《砂拉越报告》等多个网站,已开始追踪报导1MDB的管理层内部有人侵吞资金来中饱私囊。

中国广核集团大致上是被视为拯救身陷困境的首相,当时首相仍是1MDB顾问团主席。与此同时,中国中铁集团也注资投资马来西亚城的发展。

中国提出的南海诸岛“九段线”主张,其实大马难逃争议战围的,特别是南海诸岛是非常接近砂拉越美里丰富油田储藏区。而美国是希望大马能硬起来,如同菲律宾和越南般反对中国提出的“九段线”理据,因为即使在越南水域附近经营油田钻油台的印度企业也反对中国的说法。

而对于中国而言,其实也需冒上相当大的风险。别忘记经由马六甲海峡的油船运输量,是比苏伊士运河的3倍之多,而且是比巴拿马运河多15倍,然而中国淡化其主权争取,仅表示这是几百年来的传统渔民捕鱼海域

如果中国愿意为与大马的友谊付出高达98亿3000万令吉,他们要保护该不只是当地渔民行业的生计。

提及MO1没点名

那为什么美国司法部现在没有直接点名国家顶端人物?他们到底所为何事而没有直接点名?这是否是因为他们要与首相磋商这群岛的主权?别忘记那是全球高度军事化的地区。

美国在看到中国尝试军事化东南亚国家,特别是面对朝鲜威胁仍未解除时,其实是感到不舒服的。至于越南、菲律宾及日本,对美国著墨在水域是无所欢迎的,但大马在美国与中国两方拉锯战中,其实是保持戒慎。

如今这种两边拉扯的局势开始显现,强权列国的游戏是陆续有来。

或许,中国在追索西沙群鸟主权此事,其实就是大马被夹在美国与中国的地缘政治交火中,一场最真实的试验。而要处理这种岌岌可危的局势,无疑地必须扎稳马步来招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M中文网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