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国内贸易及消费者事务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指出,制定检测试剂盒的零售顶价,并非仓促决定。

亚历山大昨晚发表文告时说,贸消部耗时约一个月,并且咨询本地业者、相关单位和制造商后,才来决定检测试剂盒的零售顶价。

Advertisement

“若大马药剂师协会(MPS)能更理性和实际地看待‘人民对检测试剂盒价格与供应颇为敏感’,我是由衷感激。在疫情期间,为了国家与人民利益,检测试剂盒需受管制。”

此前,政府宣布,从9月5日起,我国新冠快速检测试剂盒的零售顶价设定为19令吉90仙,批发价为16令吉。

Advertisement

顶价是在“2011年反暴利及价格控制法令”和“1961年供应控制法令”下生效。

Advertisement

不久前,大马药剂师协会(MPS)主席安拉希(Amrahi Buang)说,药剂师都支持政府管控检测试剂盒的零售价,但也批评政府的顶价宣布来的“突然”,并疑惑为何政府不给予业者一个清仓的宽限期。

他说,既然没有宽限期,政府该让药剂师把高价采购的货品退回去,或找供应商补贴成本。

Advertisement

对此,亚历山大说,政府也曾拜访和监督2333间相关药房,包括国内社区药房,并在2011年反暴利及价格控制法令下发出通知,以索取更多有关检测试剂盒的价格与成本资料。

他说,政府是在分析和检查相关公司后,才在2011年反暴利及价格控制法令下,决定零售顶价。

他说,这个顶价合理,卖家和零售商都能赚到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