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14日讯)砂拉越民主进步党(PDP)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就“卫生总监怕死论”一事,反击所有批评他的人,不要在未搞清楚情况,就妄下定论。

根据《Borneo Post》报导,张庆信也是首相对中国特使,他昨晚发表文告时,强调他对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并无恶意。

他认为,土保党(PBB)副主席拿督阿都卡林(Abdul Karim Rahman Hamzah)应该自行检查他在国会的演说内容,而不是依赖媒体的报导,因为报导内容全是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的片面之词。

他促请阿都卡林解释,为何对方对他的言论感到吃惊。

“作为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一分子,而且是资深政治人物,他应该在发言前,深入了解情况。

“若你真当所有GPS成员是一家人,那么请直接联系我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来发言。”

张庆信不认同阿都卡林的说法,即“卫生总监怕死”不该出自砂拉越国会议员兼GPS领袖的口中

“作为人民代议士,我们要勇敢为草根阶层发声。难道替他们表达不满和想法不是我们的责任吗?即使这么做会被人四面围攻,我们也要帮人民发声,而不是任由他们被忽略。”

他也反问阿都卡林,诺希山在抗疫方面,为砂州贡献了什么?

“想想砂州的个人防护装备(PPE)一度严重缺货,前线抗疫人员迫于无奈,唯有用塑料袋自制PPE,其他人必须自费购买。

“单单这件事就令我国抗疫的效率备受质疑,而且到头来的问题依旧是,制度是否够全面,让我们渡过难关?阿都卡林认同这些疑问必须有人来解决吗?”

另外,张庆信感激砂州人民党主席丹斯里詹姆士玛欣(James Masing)提醒他注意用词,便能够支持他的看法,即卫生总监必须亲自了解草根阶层的情况,并与社区领袖讨论抗疫策略。

“我必须重申,我无意冒犯前线人员。其实,我特别钦佩他们无私奉献。而我点出的问题是卫生总监在这个艰难时期的问责度和责任感。

“为了全马人民的未来和健康,必须认真看待这些问题。此事根本没必要牵扯宗教或种族问题。

他说,他只是想要诺希山常走访民间,以了解如何更有效解决严重的疫情。

他也反问诺希山,为何8月赴沙巴,因为当时确诊病例很低,不像过去数周,病例暴增。

“一定有一些特别措施来遏制疫情暴增。”

张庆信重申,要求诺希山走入民间亲自了解实况和前线人员面对的问题,一点也没错。

“若你还是不明白,我再说一次,我不是要损您或您的声誉。问人是不是‘怕死’,不能被诠释为把宗教卷进来。这完全是普通人用词。

“点出卫生总监必须注意的弱点和不足,我纯粹履行职责,表达人民和前线人员的情绪,他们想要一个真正的答案。”

同时,他说,他不想此事延续,而是希望大家团结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