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拉响辍学警钟!调查:巴生谷清寒家庭缴不出学费

巴生谷地区的公共组屋,是大马贫困密度最高的地方。-Ahmad Zamzahuri摄-
巴生谷地区的公共组屋,是大马贫困密度最高的地方。-Ahmad Zamzahuri摄-

(吉隆坡30日讯)一波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拉响了巴生谷贫民社群里不少学生辍学的警钟。

由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和儿童基金会(UNICEF)负责的《生活在边缘的家庭》第二轮调查报告显示,许多家长担心随着政府解除行动限制,孩子们对上学失去兴趣。

这项研究目旨在评估巴生谷廉价组屋家庭在行动限制令后期(5月至9月)的社会经济地位。

调查发现,政府在抗疫期间,面对的新挑战包括教育及身心层面问题,而这些问题恰好是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和经济危机。

“新挑战浮出台面了,尤其是教育及身心健康。

“孩子们已返回校园,但这些家庭里有7%高年级学生(9%是男生)没回去学校。”

调查显示,行动限制令(MCO)令这群孩子对上学失去兴趣。

调查显示,5名受访者当中,有一人声称孩子们没动力或没兴趣继续上学。以女长辈为一家之主的家庭最多这种现象。

调查显示,成本(学杂费)是最大的因素,多数家庭在应付这方面开销面对困难,尤其是以女长辈为一家之主的家庭。

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受访者坦言,他们在缴付学费面对困难;65%受访者囊中羞涩,拿不出零花钱;三分之一受访者承认为交通费挣扎。

调查显示,将近半数的家长买不起口罩给他们的孩子。

展开民调期间,每片口罩售价是1令吉50仙,政府是最近才宣布,11月1日起,三层口罩零售顶价从每片1令吉降至70仙。

由于上半年疫情肆虐,作为政府防疫措施之一,校园从3月至5月停课。

不过,停课不停学,政府鼓励家长帮助学生线上学习。

尽管如此,线上教育对城中廉价组屋的家庭而言却遥不可及,因为他们无力负担。

调查显示,10名学生中,就有8名学生来自没有笔电或电脑的家庭,10人中只有9人藉智能手机作为学习工具。

尽管如此,线上学习似乎不太受家长欢迎,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宁愿孩子们上学去。

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家长因学习空间有限,所以不喜欢孩子们线上学习。5人之中,就有3人声称家里无法上网、没电脑、没笔电或平板电脑。

巴生谷地区的公共组屋是大马贫困密度最高的地方,政府官员声称贫穷率在数十年来降低了。

不过,《生活在边缘的家庭》第二轮调查报告显示,约6万1000户城市家庭生活条件严峻,截至今年9月,将近半数生活在绝对贫穷线(absolute poverty line,也称赤贫线)底下,状况比去年同期更严重。

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的受访者心情郁闷,而以女长辈为一家之主的家庭,(压力)指数更高。

调查显示,廉价组屋的居民家暴问题增加。

调查显示,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使妇孺被家暴,因为社会经济压力影响身心健康。

调查显示,持续性的财务缺乏安全感也是家暴关键,在一些家庭中,夫妻之间、孩童与看护人之间的关系变紧张。

因此,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和儿童基金会(UNICEF)呼吁当局制定更全面和有效的社会政策框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