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宜24日讯)马来西亚国立大学讲师嘉拉鲁丁教授(Jalaluddin Abdul Malek)认为,政府可以征收消费税,但人民必须要从中获得回馈,惟他不赞成以一马援助金(BR1M)方式让人民受惠。

他说,近年部分马来人的收入有所增加,是因为获得政府给予的BR1M,并得以减轻生活负担,然而该项措施不是长期之计。

“人民收入的确增加了,可是这项措施会进行到何时?若一旦被撤回,会变成怎样呢?马来人的经济体制应该改变,这样一来就没必要依赖BR1M了。”

“当看见低收入户特别是B40群体因申请BR1M,来提升收入时,我并不开心,因这只会让他们在短期内受惠,可是长远来看,这绝不是一个良策。”

他在《从土著政策至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讲座会上,如是指出。

出席者包括著名经济学家丹斯里卡玛沙列博士以及学者旺法依鲁博士。

嘉拉鲁丁也说,况且有者甚至会操纵数据来骗取BR1M,虽然事后遭撤回申请,然而政府应探讨为何会发生该些弊案。

“税收局也有必要再做出慎密的调查,以确保是真正有需要的人获得援助。”

他指出,部分的马来人只会等待不劳而获的好处,却没有试图改变其性格,以提升自身经济。

“就如获得BR1M的人虽然也有生活负担,可是谁能确定他们工作几天呢?而部分垦殖民也只让承包商工作,至于他们空闲做些什么,却没人知晓。”

马来人要寻找不同管道增加收入

另外,嘉拉鲁丁认为,马来人应该开拓新的管道来增加收入,包括创业。

“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管道,例如夜市、数码商业、网络业务等,甚至有部分家庭主妇透过网络生意,获得每月约3000令吉的收入,为何不要扩展相关措施呢?”

他认为,相关问题不应被政治化,政府应该注重于如何让B40群体,晋升为中等收入户M40群体,只要有稳固的经济结构,不管是透过传统或伊斯兰经济,B40群体未来或可能减少至B20群体。

他指出,政府应要有勇气推行新政策,以增加马来群体的收入。

他说,马来人虽本身的优点,但却不善于共享经济,所以国家应推行伊斯兰经济体制。

“伊斯兰经济可是全世界通用的,且马来人受伊斯兰约束,而其他族群也能跟从相关体制。”

“我们也厌倦了种族政策,这只会产生不必要的偏见,而伊斯兰经济只会强化阶级,而不是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