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灵再也23日讯)希望联盟总裁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质问,若把偷回来的钱,作为朝圣用途,在此情况下,是否合理?

马哈迪也是前首相,他今日在其部落格撰文时揭露,他曾被人提醒,甚至有朋友和敌人劝告,不要评论伊斯兰。

“他们说我没学过宗教学,不懂阿拉伯文,且我看起来不像宗教司,即没包头,没一身长袍、又不是穿拖鞋。”

“他们劝我,聆听有资格者说教即可。有资格人士意指凡是受过宗教学训练的人,即便对方的水准只有乡村宗教私塾(pondok)等级。”

“我接受他们好言相劝,我不会发表演讲或评论。”

“不过,没人阻止我发问,特别是若我有不明白的地方,需要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为我解答。其实我对伊斯兰有很多疑问,特别是关于haram(非清真、被禁止、非法)与halal(清真、被允许、合法)。”

他说,他自小被灌输,穆斯林不能吃猪肉。

“我想请问,如果宰割猪只时,能呼上苍之名,那么这猪肉还算不算非清真(haram)?”

“我还想再问,偷回来的钱算非法(haram)吗?若是非法(haram),那把钱充当朝圣资金,是否就合法(halal)了?”

“若我们不懂这是不义之财,那把钱用在朝圣,这有错吗?若我知道这钱是偷回来的,可以把钱用来朝圣吗?”

他追溯儿时,当时有一项教义(fatwa)阐明,不能用汽车载尸体。

“当时,已故吉打州摄政王东姑依布拉欣的遗体,放在人力拉车上,就这样从安南武吉(Anak Bukit),一路载到朗嘉(Langgar)王室墓园,这是我亲眼所见。”

据他了解,原因是引擎的汽车是异教徒所制作。

“可是,现在很多棺材车都有引擎。那么以前的教义怎么办?”

他说,他记得有一个训示(amanat)指控大马政府是异教徒,原因是秉持异教徒制度。”

“至今,伊斯兰的相关单位没出来推翻这个训示,难道大马政府是异教徒,并与圣战对立?”

“还有很多伊斯兰教义和行为令我很混淆,我会一点一点的问。”

“我希望没人劝我别发问,我听过很多‘宗教司’的宗教演讲,但很多事情令我混淆,除了伊斯兰利益相关者,就没人出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