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日讯)由前首相敦马哈迪主催创立的新政党,据《M中文网》探悉,或会以”人民阵线”为党名,马来文名为Barisan Rakyat(BR)。

消息人士对《M中文网》说,在考虑多个选项后,极有可能是以BR作新党名,而若无最后变卦,此名将作最后拍板。

由于中文名未定,姑且暂且唤作 “人民阵线” ,即 “人阵” 。

去年7月被革除、今年6月被逐出巫统的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将出任党魁,而敦马出任顾问角色。

若这新党名属实,乍眼一看,其实这与国阵(Barisan National,BN)及已瓦解的人民联盟,或简称为‟民联”的(Pakatan Rakyat)的综合体,乍听会有恍如隔世的熟悉感,而简称取其马来文字首,前取B,后加R,朝野皆有著墨。

慕尤丁在上周六时破天荒与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旺阿兹莎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会办一马发展公司案件的巡回演讲,已证明这新党与公正党站同一阵线,而且事态演变的节奏相当快,反映出BR已蓄势待发。

慕尤丁(右起)已与旺阿兹莎及雪州大臣阿兹敏在上周五联合召开记者会,宣示同一阵线。-取自旺阿兹莎脸书  M中文网制图」
慕尤丁(右起)已与旺阿兹莎及雪州大臣阿兹敏在上周五联合召开记者会,宣示同一阵线。-取自旺阿兹莎脸书 M中文网制图」

然而,这政党将是马来人为基的政党,本来是敦马上周五(7月29日)出席其儿子慕克里兹的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证实此事,过后慕克里兹在昨日宣称,新政党不是反对党,一切只为拉倒国阵,已为人阵的自我定位添了悬念。

人阵又是巫统的分身

既然人阵无意当反对党,却是要单挑国阵来改朝换代,而国阵向来是以巫统马首是瞻,所以BR严格上而言,是巫统的分身来一场分庭抗礼。

俗称多只香炉多只鬼,但马来社会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南北割据,因为还有一个伊斯兰党鼎足多年,影响力不减。

人阵虽说不是反对党,但始终要集结如今云散的反对党来结盟,才能同仇敌忾只因大家都有共同敌人,其实就是朝野对决。

要出兵了,该如何分配议席?

若回到现实面,所有国阵的对手共聚一队,但旌旗纷纷,人马纭纭,那么在全国大选来临时,该如何分配议席来征战?

在结盟形式下议席分配或交换议席,牵动每场仗的胜算,也是各党交手的前哨战。巫统的至尊霸业,就是因为巫统在国阵在议席分配上的领头地位。到底人阵到底要如何做得分配议席得宜,这将是相当棘手。

这皆因若要逼宫,夺下国阵半壁江山,就先得在各议席制造出单挑国阵的布局,这种一对一的对决其实偏向于近身肉搏的厮杀型,国阵碰过不少钉子。

反之,在三角战或多角战时,历史反映出国阵往往可以占主场优势而胜出,因为两个在野党先互斗后各分薄了票源,国阵就占了渔翁之利。

但人阵肯定同床异梦,即使貌合也是神离,他们眼前的利益与目标可能是一致,但想深一层、放远来看,就得要有攻略,但若议席分配就卡关,有天时、有地利但没有人和,如何能奢望改朝换代?

人阵入席者会是谁?

而且,若人阵是马来人或土著为基本的政党,需如何笼络希盟(行动党、公正党与国家诚信党),以及如何游说伊斯兰党来一起联手执行逼宫使命?

别忘记诚信党是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政党,可说是伊党的肉中刺,两党要为了除公敌而是否愿意忘记前嫌携手剿敌,恐怕非易事。

至于国家诚信党,始终是要选举中的马来票才能存活,加入人阵是唯有的出路,但也可能是不归路,因为诚信党就可能自此收摊。

马哈迪筹谋是否也发号令?

人阵的幕后推手是马哈迪,而领航者则是慕尤丁,名义上慕尤丁是坐在前座,但会不会坐在后座的马哈迪才是司机?以马哈迪从政记录、好斗个性来看,是否甘于退江湖之远,只是偶尔指指点点?答案是呼之欲出的,因为敦马哪怕是会垂帘听政,也要发号施令。

然而对照历史,若马哈迪真的是垂帘听政,其实他也不是走回人民公正党精神领袖安华的旧路?这无疑就是历史的黑色玩笑了。

会否注册新党?

另外,对照已宣告夭折的民联,民联在官方记录上严格而言并没有真正存在过,因为民联没有注册成为政党,而民联现在回想起来,只是彼此同搭一条船的搭客。

如果人阵决定注册,是名正言顺出征,无疑就会壮大声势,要召唤同道者来起义时,是师出有名,可以制造凝聚力。

而且人阵不只是要满足于注册而已,即然已有名有实,更应该成立影子内阁,模拟一旦一朝功成,到底谁掌帅与主政,包括谁会是首相与副首相。

慕尤丁种族形象过于强烈

慕尤丁曾是柔佛在位最久的大臣,但教人印象较深的是他真正入阁后转任多个内阁职位,如曾任教育部长等,到去年为止的官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首相,但是言行举止是教人点滴在心头,包括其惹人诟病的名句:“我是以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这句经典可说是其从政形象的最佳反照,但也是最让人忧心的反刍:他朝一日慕尤丁领导的人阵夺下江山,他施政时是否仍然以族群来出发视角,是仍以马来人优先?

由于其族群形象过于深入民心,敦马哈迪在幕后操刀,其实可说是中和了慕尤丁的形象。

多雄的最后决战

世事如局,今年91岁的敦马纵横政坛多年,如今以军师形式再战江湖,除了形同走回其宿敌安华(今年69岁)的旧路数以外( 由朝转野),联同也相当高龄的慕尤丁(69岁)等联战,其实已是最后一搏了。

别忘记林吉祥(75岁)料也会继续战到最后,下一场大选料是多雄并列,颗颗皆为大马政坛传奇巨星,这将是另一个星光灿烂夜,哪怕只是最后一夜的星光熠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