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摆脱马哈迪制肘!分析员:TN50比2020宏愿更宏观

纳吉在国会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宣布我国将进入TN50时代。-Saw Siow Feng摄-
纳吉在国会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宣布我国将进入TN50时代。-Saw Siow Feng摄-

(八打灵再也24日讯)政治与经济评论员何启斌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落实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以下简称TN50),是在非常恰当的时机,改变“马哈迪手腕”的治国模式。

他指出,纳吉的这项决定是非常大胆果断的,不要再让“马哈迪手腕”影响国家的政策与决定。

“交托青年与体育部去为TN50开荒,而TN50是与马哈迪的2020年宏愿截然不同。”

“2020年宏愿是由政府引领人民,即上至下,而纳吉的TN50是从草根开始,聆听人民尤其年轻人的意见后,制定国家计划。”

何启斌说,TN50可以协助大马人忘记马哈迪政府时代的恶劣暴行,重新设定国家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氛围。

“当马哈迪还是首相,所有人都因为理所当然的成功而赞扬马哈迪特别是吉隆坡双塔楼以及普腾,但这些所谓的马哈迪遗产都是为了朋党以及裙带关系而已。”

他坦言,马哈迪为了实现2020年宏愿,宁愿杀鸡取卵,耗资大量的公帑,所以我国现在需要全新的治国概念,而TN50就是注重于领导国家向前,而不是政治操纵。

“或许会有人认为这是打压马哈迪的另一个手段。我们必须实际与客观,现在距离2020年宏愿少过4年,接下来我们要怎样?我们已经达到目标,然后停歇下来吗?”

理工大学将相院校地理策略学家阿兹米哈山则说,如果我国要继续前进,就必须制定新的发展议程,以超越现有的议程。

“的确有人觉得TN50是为了磨灭马哈迪的2020宏愿,不过我个人看法不同,因为我们依然以成为先进国为目标。”

“只是我们需要更进一步,而TN50就是为此而生。我觉得纳吉除了有自己的‘宏愿’,他也非常看重年轻人的想法,容纳入政策中。”

他补充,TN50的关键是打造更团结的国家,这是2020年宏愿所没有的。

“2020宏愿注重在科技、基本设施以及经济,没有特别强调加强社会构造,而我们现在的社会是过于政治化,这对多元社会不利。”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则说,马青将会参与TN50计划,包括举办对话会收集意见,TN50也是马青未来着重的课题。

“我已经建议他们马上举办TN50对话会,构思我们未来的30年应该朝什么方向、目标至205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