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环保更人性化? 人造钻石抢滩!

“未来钻石”开始打入市场,到底会不会影响未来的钻石价格,还有待观望商家们的行销方式。-精彩大马制图-
“未来钻石”开始打入市场,到底会不会影响未来的钻石价格,还有待观望商家们的行销方式。-精彩大马制图-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这句广告台词不仅让全球最大钻石供应商戴比尔斯(De Beers)名垂广告史,更让一颗由地球最不稀缺的碳元素构成的小石头,成为普世认同的爱情象征。

明星们的爱情故事最后总会和钻石联系在一起,比如不久前何猷君求婚奚梦瑶时送上的超大钻戒,印像中汪峰上一次上头条,还是用无人机给章子怡送上一颗9克拉钻戒。

知名女星艾瑪華森(Emma Watson)在金球奖红地毯上也配戴着“未来钻石。”
知名女星艾瑪華森(Emma Watson)在金球奖红地毯上也配戴着“未来钻石。”

尽管你明知钻石不过是一场行销骗局,最终很可能还是会给她送上一枚大钻戒。不过,人造钻石正在试图打破这个神话。

现在的人造钻石在成分结构上已经天然钻石没有差异,但价格却便宜得多。其实人造钻石也并非什么新技术,只不过去过几十年超过90%的人造钻石都用在了工业领域。

早在1955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就采用静压熔煤法成功合成了小颗粒钻石,人造钻石拥有金刚石的高硬度等物理特性,于是在电信、激光光学、半导体、航空航天等工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人造钻石都为没有大举进入珠宝领域?根本原因还是技术不成熟。

工业用途的人造钻石只需要在硬度、热导率等物理属性上达标即可,而珠宝首饰却对色泽、纯度等外观因素有更多要求。

过去的人造钻石没办法完全去除氮等杂质,因此氮就会进入钻石结构中取代碳,呈现出深浅不一的黄色,而且成本也比较高,也就不能和天然钻石相提并论,即便用于珠宝制作,也基本属于比较低档的产品。

不过上述问题现在基本都被解决,目前人造钻石的技术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高压高温法(HPHT),一种是化学气相沉积法(CVD)。

前者的原理是模仿天然钻石在地球深处的形成条件,在实验室中创造高温高压的的环境来合成钻石,缺点是过程中使用的催化剂会使人造钻石掺入杂质,因此产出的钻石也多用于工业领域。

而化学气相沉积法则是在真空中使用甲烷等富含碳的气体,让甲烷中的碳分子不断沉积到钻石基底上,让钻石不断长大,因为不用催化剂,合成的钻石纯度极高。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投资的人造钻石公司Diamond Foundry,以减少不人道的开采钻石方式。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投资的人造钻石公司Diamond Foundry,以减少不人道的开采钻石方式。

好莱坞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投资的人造钻石公司Diamond Foundry就是运用这种技术生产出Type IIa级别的钻石。 Type IIa则是指不含氮和其他杂质的、成分非常纯洁的钻石,世界上的天然钻石中,也只有1%到2%是Type IIa级别的纯净钻石。

这种人造钻石的物理属性和化学成分的天然钻石完全相同,甚至杂质更少纯度更高,如果没有特殊仪器的辅助,专业的珠宝鉴定师也无法单凭肉眼分辨出来。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毛河光曾用化学气相沉积法,用一周时间培育了一颗2克拉的人造钻石,他让学生拿到GIA(世界三大钻石评级权威机构之一)估价;

鉴定专家居然给出了20万美元(约81万3520令吉)的估价,实际上这颗人造钻石的成本不到5000美元(约2万338令吉)。

据外媒报导,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早在2018年发布的珠宝指南中,决定在对钻石定义中删除“天然”这个词,并且不再推荐使用“合成”(synthetic)一词来形容人造钻石。

人造钻石不仅品质媲美甚至超过天然钻石,由于不需要人工开采,价格也比天然钻石要低20%到40% ,而且1克拉钻石的生产周期已经缩短到了几天,这代表大规模量产成为可能。

戴比尔斯也打脸自己,在去年推出了人造钻石。
戴比尔斯也打脸自己,在去年推出了人造钻石。

曾一度宣称永远不会销售人造钻石的戴比尔斯,在去年9月推出人造钻石品牌Lightbox,800美元(约3254令吉)1克拉的价格不仅不到天然钻石的1/5,而且还比市场上其他人造钻石要求低不少。

目前市场上人造钻石主打的卖点除了价格,更多是在强调道德和环保。

《血钻石》片段中的不人道开采方式。
《血钻石》片段中的不人道开采方式。

李奥纳多·狄卡皮欧主演的《血钻石》就讲述了钻石背后的血腥利益链条,在非洲一些国家,军阀会为了争夺钻石矿发起内战,并奴役当地人民去开采钻石,再用销售所得购买军火继续投入到战争中。

这种钻石被称为“血钻石”或“冲突钻石”,人造钻石厂商认为天然钻石厂商将间接助长了是这种不人道行为。

人造钻石厂商还指出,开采钻石 的过程中会产生严重的空气污染和破坏地表,而在实验室合成的钻石则要环保得多。

事实上这两个说法不完全站得住脚,过去一些钻石背后确实沾满了非洲人民的鲜血,但戴比尔斯等几大天然钻石供应商在2001年就签订了《金伯利进程协议》,共同抵制购买战乱国出产的钻石。

不过这可能也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戴比尔斯无法掌控这些战乱地区的钻石矿产,只有阻断这些“血钻石”的销售渠道,自己才能继续把控钻石的价格。

此外,目前人造钻石其实并不比天然钻石更加环保,标普全球旗下独立调研公司Trucost一份报告指出,每生产一克拉人造钻石抛光钻石会排放511千克二氧化碳量,而天然钻石为160千克。

也就是说,单位体积人造钻石产生的温室气体,是传统钻石开采的3倍多。不过要说明的是,这项研究是由八大钻石生产商组成的钻石生产商协会(DPA)赞助的。

据外媒JCK Online披露的数据,生产一克拉人造钻石需要消耗700- 1000千瓦时,戴尔比斯旗下的人造钻石品牌Lightbox的首席行销官Sally Morrison也表示,消耗的能源其实也不小,还不能说这是一种环保产品。

虽然撇除不人道的开采方式,但在生产上,“未来钻石”未必达到环保的标准。
虽然撇除不人道的开采方式,但在生产上,“未来钻石”未必达到环保的标准。

过去天然钻石被塑造成爱情的象征,如今人造钻石则被当做一种道德珠宝(ethical jewelry)销售,尽管说辞不尽相同,但同样还是靠行销来驱动。

这种行销策略变化背后是这代人消费观念的改变,美林银行分析师阿什利·华莱士(Ashley Wallace)指出,千禧一代不喜欢被告知应该为婚姻选择什么产品,而且更重视性价比、注重环保和道德生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