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鼓励提供商增加对综合通讯基础设施的投资,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政府将成立特别委员会,以规范各州发展电讯基础设施的成本、收费和费用。

他是于周一(28日)举行的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会议结束后,如是指出。

他说,该委员会将研究并推荐一个机制,以统一全国各地为发展通讯基础设施所花的成本和费用。

他表示,根据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的调查,每个州政府、地方政府、一站式中心和其他相关机构在征收不同的成本、收费和费用。

正如国家数码网络计划(JENDELA)的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提到的,在国家数码网络计划下,MCMC的主要职责是规范新网络电讯塔和屋顶结构的建设成本。

截至2021年9月30日,建造电讯塔的总成本中位数为6年4万令吉,而建造屋顶结构的总成本中位数为6年3万令吉。

-图取自Soyacincau-
-图取自Soyacincau-

根据每个州的情况,成本有很大的差距。

砂拉越建造一座新的电讯塔的成本最高(3万7600令吉),紧随其后的是柔佛(2万1400令吉)、吉兰丹(1万3900令吉)、吉打(1万3358令吉)和马六甲(1万1800令吉)。

同时,在雪兰莪和沙巴建造电讯塔只需要8500令吉至8600令吉,彭亨和纳闽建造电讯塔的成本分别为7150令吉和 2065令吉。

-图取自Soyacincau-
-图取自Soyacincau-

建造屋顶方面,砂拉越的成本仍然最高,需要花1万2500令吉,接着是布城(1万2000令吉)、吉打(1万1260令吉)和吉兰丹(1万200令吉)。

纳闽的成本仍然最低,所花的费用为1565令吉。

在砂拉越建造屋顶需要花1万5380令吉,以及每5年会对屋顶结构进行一次EMF测试,费用为1万2500令吉。

时光网(TIME Dotcom)首席执行员阿法扎尔(Afzal Abdul Rahim)之前表示,地方当局和官僚主义有时会阻碍网络服务的必要基础设施的安装和推广的进展。

他还说,个人在经济上谋取利益也阻碍了加强数码连接的步伐。

虽然承认电讯公司可以做得更好,但他说,在大马推广网络基础设施的最大障碍是地方当局、行为,以及与MB周围的“koncos”联系在一起的辅助业务野心。

MCMC一直在推动,要各州政府将网络服务作为继水电供应之后的第三种公用事业

截至2022年3月31日,州政府仍在审查统一建筑物法规(UBBL)修正案,其目的是向相关部委分发关于 “为数码基础设施发展的审批程序提供许可证费用的便利性”的内阁备忘录。

【Soyacincau-Alexander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