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消费税的幽灵

刘镇东希望无论谁执政,都不应萌生推行消费税的念头。-Choo Choy May摄-
刘镇东希望无论谁执政,都不应萌生推行消费税的念头。-Choo Choy May摄-

最新精彩大马新闻,关注我们的 FacebookInstagram!


财政部长东姑扎菲鲁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政府在适当时会考虑恢复消费税,以增进政府税收。对此,我吁请首相慕尤丁终结消费税的幽灵,断然否认其政府有意在未来重启消费税。

既然马来西亚人民已于2018年大选透过选票清楚表明了立场,任何明智的政府都不应浪费政治资本再去探讨这个已被选民否决的政策。第十四届大选及选前,消费税是重要的选举议题之一。

任何政府若觉得消费税可以带来收入,那他们一定是没有吸取到历史教训,殊不知2018年造成国阵败走政权的经济因素。

2013年10月,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提呈了505大选后的首个财政预算案,宣布政府将推行消费税。这个税制于2015年4月1日正式落实。

支持消费税的论者辩称,马来西亚的税基(tax base)太小,且只有16.5%的少数马来西亚达到缴付个人所得税的收入标准[i]。因此,他们希望透过实施消费税“扩大税基”,每个人一旦消费就得付税。

打从2013年开始,我就已经多次强调消费税不是解决税基过小的良策。试问为何这么少国人缴纳个人所得税?无可否认,当中有逃税的情况,而有关当局已经有足够的措施应对逃税问题。

然而为何直接缴纳个人所得税的马来西亚人还是这么少呢?答案很简单,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经济能力缴交个人所得税,收入根本未达纳税标准。根据统计局最新的家庭收入调查报告[ii],在计入所有可减免的项目后,B40群体的家庭收入(非个人)低于纳税的收入标准。

要进一步证明这点,我们只需回头看看2012年推行一马援助金(BR1M)的背后考量。当年在民联的施压下,时任首相纳吉与副揆慕尤丁拟出了这个纾困措施,每年发放援助金帮助60%的家庭舒缓经济压力。

一马援助金的存在,说明了我国多达60%的家庭面对着经济困境。

仅16.5%的马来西亚人付个人所得税,60%的家庭过着贫穷的日子,这些数字说明了税率统一的消费税,乃搞不清楚现实状况的错误方案。

推行消费税,说白点就是政府右手发放一马援助金给60%低收入家庭,左手拿回他们更多的血汗钱。

今天,马来西亚的经济学家们都应该知道消费税是累退税。相较于富有的群体,缴付消费税的金钱占据了贫穷和中下阶层家庭更大部分的收入。

许多案例可证明,消费税与类似的税制在落实后将造成国内消费的萎缩,至少也会有短暂的消费需求下降。在日本,安倍晋三拜相时期曾两度调高消费税,每一次加收消费税都会冲击国内消费需求,让本来就已低迷的经济增长更为疲弱。

消费税,乃纳吉被选民视为缺乏同理心的致命伤,这是基于当时种种经济因素:第一,2014年10月油价与各类原产品价格大跌,一直持续至2016年;第二,纳吉听从新自由主义的不当建议,在2015、2016年经济备受油价打击的时期选择撙节和大砍公共开支,加剧了小市民的痛苦和怒火;最后,消费税于2015年4月开始落实。这些都是导致纳吉在2018年垮台的原因。

简单来说,消费税犹如杀鸡取卵。

政府该做些什么?政府应尝试重组现有的经济模式,旨在十年内让国内60%的家庭有更高的收入,有能力缴纳个人所得税。

为此,我们必须创造可提供更高薪资的工作机会。为此,我们必须先创造可提供高薪就业机会的新兴领域。为此,我们要减少国家对非技术劳工的依赖,推动产业的自动化和技术升级,创造高薪资、高技术的工作机会。

以上,都是为了打造享有体面工作和体面薪资的中产阶级社会。

政府收入方面,我们必须搞清楚2020年是不一样的一年,政府不该错把重点放在提高收入。今年,全球正面临大萧条和世界第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政治和经济三重危机。

在现有的阶段,银行利率与借贷成本也已经偏低。

政府该做的,是与在野党一起合作寻求跨党派共识,在承诺无纰漏和零贪腐的前提下把资源投放在国家的长期建设,譬如可创造就业机会的绿色基建。政府也可以在跨党派共识下,举债扩大赤字,用于上述建设以确保人民在危机中仍有生计。

长远来看,我们除了消费税与类似税制外,仍有许多替代选择可以考虑。举例来说,让1至2%的最高收入者,缴纳比中产阶级专业人士高出更多的税率。目前,年收入10万令吉以上者的税率为21%,年收入100万令吉以上者才28%。年收入5万令吉以上者则是8%。换句话说,中产阶级所承担的税负比例不均。

马来西亚也有不少外资企业获得多年税务豁免,这其实对本地中小型企业不利。一些外资企业已经不应该继续享有税务豁免,毕竟他们再也不是“拓荒牛”。若要税务豁免,财政部长理应向这些外资企业开出条件,促使他们推动技术升级和提高生产力,为马来西亚创造就业机会,并给予更高的薪资,否则不用谈论税务减免。

最终,如果企业能够赚钱,马来西亚人民就会有更好的工作待遇,我们便有60%具备经济能力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中产阶级社会。这是有利于全马人民的良心循环。

我由衷希望无论谁当政府都能终结消费税的幽灵,不再死灰复燃。但愿各位论者意识到消费税在这几年来的弊病。我国多年来一直面对着低薪资、低技术、低生产的恶行循环,才是经济问题的症结,不必再在消费税问题上空转。

刘镇东为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

*作者观点不等同《精彩大马》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