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准备好重新执政吗?

郑立慷希望希盟先吸取过去的教训及检讨不足,然后才争取执政权。-Marcus Pheong摄-
郑立慷希望希盟先吸取过去的教训及检讨不足,然后才争取执政权。-Marcus Pheong摄-

执政短短22个月,民选的希盟政府就被一群贪婪的政客推翻了。这场无耻的“喜来登政变”,对我国民主制度带来重大的打击。那些参与策划这场政变的叛徒,不但背叛了党的委托,更背叛了那些在全国大选投票给他们的选民。

人民必然对这种粗糙和违反民主精神的夺权方式感到非常气愤,因为他们在大选投下的票已经变得毫无价值。如果大选成绩可以这样轻易就被一小撮政治土匪强取豪夺,那选民为什么还要不辞劳苦地回来投票?再者,所有的改革都因为这场政变而停顿,人民却无法要求这个非民选的政府负责。因此,我们没有逃避责任的余地,必须尽快让合法当选的希盟政府重新执政。

但是,希盟准备好重新执政吗?

我跟大家一样渴望看到希盟重新执政,但是我也希望我们能够花一些时间对过去希盟执政时的问题作出检讨。除了制订重回布城的策略,深刻的检讨也对确保将来我们拥有更好的“希盟2.0”政府同样重要。

为了避免没完没了的辩论,这篇文章先不谈首相人选。

偏差的决策机制

希盟在位时,其中一个最惹人诟病的问题就是不对等的决策机制。很多希盟或者政府的重要决策,都给人感觉不到是共同的决策。比如内阁成员的阵容,明显无法反映希盟各成员党的意愿。去年中旬首相委任反贪委员会主席时,又引起盟党之间激烈的辩论。

争论的焦点不是被委任人选的资格或者素质,而是决策的过程。有些人可能会以“首相特权”作为开脱的借口,但是所谓的特权,只是权力来源的行政术语。在任何政治联盟,只要首相的政党不是单独执政,在进行重要委任前都必须与成员党协商并取得共识。

除了政府任命外,一些严重影响希盟的重要决策也没有经过良好的沟通,其中一个就是备受争议的Lynas稀土加工厂U转。这不仅仅是“一个决定”,而是其中一个重大的选举承诺!在全国大选前,很多希盟的领袖和人民站在同一阵线反对Lynas,更信誓旦旦地承诺希盟执政后关闭Lynas稀土加工厂。可是希盟执政后,内阁执行这项违反希盟承诺的决定前,却没有经过大部分国会议员的慎重考虑和充分讨论。即使政府因合约义务或者其他不可知的原因而束手无策,但是至少应该公开Lynas的合约,让人民自己去判断。

偏差的决策机制不断地侵蚀希盟的公信力。人们开始对希盟失望,因为集体的承诺可以被单方面凌驾。

因此,如果希盟要重新掌权,就必须改善之前的决策机制,以一个更加完善和有效的机制取而代之。

沟通不良,回应乏力

在短短22个月内,希盟支持者由于联邦政府的沟通问题而面对极大的压力。虽然掌控了官方媒体,但是我们没有大肆宣传希盟政府所实施的进步政策,反而被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攻击得遍体鳞伤。

举个例子,人们很少谈及教育部为学童提供免费早餐,但大多数人都在嘲笑白鞋变黑鞋。同样的,鲜少人赞赏曾经千疮百孔的Tabung Haji成功重组,但大部分人都在哀叹Tabung Haji派发有史以来最低的股息。

希盟政府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即时回应假新闻的契机。假新闻如燎原野火般在社交媒体传播时,政府几乎没有任何对策回应或澄清,好像一切如常。当希盟意识到人们基于虚假信息而形成既定印象时,早就木已成舟了。

在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事件上,希盟政府毫无必要地被拖入种族政治的泥沼。当时的反对党煽动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仇恨,反对签署该公约,并谎称该公约将威胁伊斯兰教和马来人的宪法地位。讽刺的是,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本意是要表达政府消除种族歧视的决心。

不幸的是,希盟政府的回应苍白无力。尽管掌控官方媒体,但是希盟在这个课题上非常被动,完全是一场公关灾害。后来,类似的沟通失灵依然频频发生,雪州梳邦再也海景(Seafield)兴都庙的骚乱事件和印度争议性传教士查基尔奈益的闹剧,显示希盟政府的学习能力不足。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沟通失败,导致希盟失去一个政权。

我们有否从这些教训中悔改并汲取教训?

诚实地重温竞选宣言

最后,希盟重新入主布城前,应该重新审视它的竞选宣言。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的原因之一,是选民希望我们能够落实竞选宣言中的改革承诺。但是,人们过去对希盟落实自己的竞选宣言方面有很不好的经验。有些不好的经验源自于沟通不良,但更多的是希盟食言,违背自己的承诺。

莱纳斯(Lynas)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其他没有落实的承诺还包括由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确认主要公务员高职、限制首相任期等等。当希盟领袖开始提出蹩脚的辩护理由,如“竞选宣言不是圣经”、“我们在作出这些承诺时没有想到会胜出”、“没有国会三分二多数无法履行宣言承诺”等,人们对希盟的信任直坠谷底。

因此,如果希盟再次重组政府,应该根据实质和可行的改革方案修订宣言。好好地利用22个月的执政经验,把无法落实的部分删除,诚实地宣言再度呈现给人民。重新获得人民信任并告诉大家,经历了“喜来登政变”的洗礼后,希盟已经脱胎换骨,成为更加可靠的执政联盟。

否则,以旧有的态度和机制夺回政权只是新瓶装旧酒,除了重新回到舒适的部长办公室的人,对人民没有任何的好处。


郑立慷
丹绒马林国会议员
人民公正党全国副主席


P/S:作者观点不代表《精彩大马》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