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票箱开始的一场民主革命

安碧嘉说,任何人都没想到我国会迎来历史性的一刻,而选民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国家成功改朝换代。 -Miera Zulyana摄-
安碧嘉说,任何人都没想到我国会迎来历史性的一刻,而选民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国家成功改朝换代。 -Miera Zulyana摄-

文冬距离吉隆坡一般需要45分钟车程,最多为1小时,那个傍晚,要抵达文冬郊区竟需要花上4个小时。

那是选举前一晚,是5月8日,从吉隆坡朝往加叻大道的方向都塞满车,那时还处在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尽管获得许多华丽民调和复杂情报,但料执政党也没有察觉到一个重大事件即将发生。

在晚上10时许,人民都准时观看和聆听一位92岁老人家演说,一个不辞劳苦地想要回到人们心中的人,一个可能会成为首相的人。

只是,我们当时还不确定,当选举委员会这么努力“使出各种手段”来对抗欲改变的选民时,我们怎么能确定呢?

别忘了,我们是一直都在反对在选举前仓促提呈的选区重划报告、出现在选民册上的可疑选民、工作天投票、选委会偏袒执政党,最后一刻通过新选举规则,以及邮寄选票却迟迟不见踪影等问题。

投票日当天,我们甚至看到许多投票站都出现不合理的缓慢进度,导致许多选民即使排队等上好几个小时,却面临被拒绝投票,无法履行自己公民义务的情况。

这一切都是难以克服的难题。

马来西亚人帮助马来西亚人

选委会将投票日定在工作日,无疑是给许多选民带来不便,进而引起公愤。

我相信低投票率将有利于国阵的理论,但是,他们想必不曾预料到公众会反弹。

此外,马来西亚人也很齐心协力,帮助其他的同胞能回乡投票,很快地,#周三投票、#回家投票和其他相关团体,非常自动地发起帮助国人回乡投票的行动,这些努力最后都演变成群众性的运动,即不仅是鼓励人们投票,也抵制一切侵犯选民权利的行为。

在海外,马来西亚人在机场内都找寻着能把他们选票送回马来西亚的乘客,全球净选盟组织和其他人都安排,甚至雇用“跑腿”收集并把选票送回国。

许多的马来西人都自愿成为监票员,以确保有个干净的计票过程,他们都以自身宝贵的时间,接受训练或培训他人,这一切都为了服务国家和选民。

看来,选委会成功地团结了马来西亚人......来反击他们。

结果

我们都记忆犹新,投票日当晚的成绩被无限地延迟公布,而这是第一个显示当晚会诞生新历史的迹象。

一开始人们都担心成绩可能会受到操纵,但事实上,若希盟获得非常多的选票,这是无法进行的行为;倘若票数非常相近,但结局或许就会不一样。

这国家亏欠了人们,在没有产生任何问题、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的情况下,人们只是安静地,有尊严地,在谁也不敢藐视的投票箱,进行了一场决定性的革命。

虽然过程有些缺陷,但马来西亚还是成功以和平方式进行政权轮替,这已为东南亚立下了一个黄金标准。

2018年5月9日,大马创造了历史,民主制度重生了,人民不仅恢复了他们应有的权利,他们也一起让国家的灵魂和道德标准起死回生。

现在,新的亲民政府要拾起这个艰难的任务,他们知道我们有权利,在必要时再次改变;我们正在观看着,他们知道必须对我们负责。

迄今,他们仍遵守他们的承诺,当人们每天都在等待政府的新公布时,他们的兴奋和喜悦根本藏不住,首相的亲民政策是受欢迎和非常重要的,这就像是当飞行过程遇上颠簸情况,机长冷静、平静和自信的声音,总是令人感放心。

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着新事物,当初一直支持前朝政府的媒体,现在也给予希盟政府广泛的报导,以及更关键的分析;能从广播里听见“净选盟”这字眼,是一个多么大的变化啊!

黑暗已被消除,现在的天空更清澈了,而现实是,我们如今每日都会在渐走向自由的国家中苏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