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东姑扎菲鲁周四(25日)在国会表示,由于移动网络营运商利益分歧,之前以私企组成财团通过拍卖方式推出5G的计划已经失败。

他说,电讯公司为共享网络基设、降低成本和推出5G所做的努力并未按计划进行。

“鉴于数码经济的重要性,政府于今年2月推出大马数码计划(MyDigital),其中包括成立特別用途公司(SPV),即国家数码公司(DNB),以快速和包容的方式推出5G。”

为何我国5G会被推迟?

在希盟政府执政期间,我国计划于2020年第三季度推出5G服务。在2019年7月进行公开调查后,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于同年12月发布国家5G工作组报告

该委会当时建议将700MHz和3.5GHz的5G频谱,分配给由多个电讯公司组成的财团。据MCMC称,此举可大程度减少网络基设的成本和重复,有助降低电讯公司资本支出 (CAPEX)。

原本我国会于2020首季,以拍卖方式分配5G频谱,然而希盟政府于2020年2月垮台;我国的5G计划从那时起就悬而未决,因为新政府没有明确的方向部署5G。

2020年6月,前通讯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在未公开竞拍的情况下,将700MHz的5G频谱直接分配给5家电讯公司。在公众强烈反对后,他以“技术、法律和透明”原则,撤销这项授权。

同年8月,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推出国家数码网路计划(JENDELA),该计划放眼在2022年将4G覆盖率提高至 96.9%,并将平均网速提高到35Mbps。

惟赛夫丁11月才在国会表示,政府计划于2022年底或2023年初开始部署5G;他表示,在乡村地区难以获得4G的情况下,在指定地区推出5G毫无意义。

慕尤丁于2021年2月推出大马数码计划时,再度讨论了部署5G事宜,通过财政部成立特別用途公司国家数码公司将获得5G频谱部署5G,其他电讯公司则须通过批发协议获取频谱。

令人惊讶的是,东姑扎菲鲁称组财团拍卖方案宣布不到2个月就换了政府,以致我国无法推出5G。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国会延迟推出5G,是因为政府为支持国家数码网路计划中的“改善4G覆盖范围”,而决定搁置5G计划。

电讯公司合作共享网络基设

天地通与明讯于2019年签署5G网络共享谅解备忘录
天地通与明讯于2019年签署5G网络共享谅解备忘录

另外,在宣布成立DNB前,本地电讯公司就已开始合作共享网络基设。天地通和明讯早在2019年11月就签署了5G网络共享谅解备忘录,并在浮罗交怡成功进行5G多运营商核心网络(MOCN)试验,这也是东南亚地区首见的举措。

同样,马电讯、数码网络和U Mobile也进行了网络共享试验,探讨共享网络基设,以在我国实现具有成本效益和高效的5G部署。

天地通与明讯在浮罗交怡进行5G MOCN试验
天地通与明讯在浮罗交怡进行5G MOCN试验

2021年3月,天地通、数码网络和明讯签署了一项最终协议,共同开发和共享光纤基设,以部署光纤回程到移动基站。此次合作旨在改善4G连接并增加光纤基设,为未来的5G网络打下坚实的根基。

通过DNB批发5G真的更便宜吗?

-Miera Zulyana摄-
-Miera Zulyana摄-

东姑扎菲鲁在国会表示,最终的5G批发定价几乎已经敲定,而且比电讯公司现有的4G来得便宜

他透露,DNB将会向电讯公司收取每GB低于20仙的5G数据费用,这比目前的4G成本便宜,估计每GB约45至55仙。

他说,通过此模式,每家电讯公司预计将在未来10年会向DNB支付介于35亿至40亿令吉,或平均一年约3亿5000万至4亿令吉。

他指出,这比电讯公司每年在4G网络投资10亿令吉的资本支出低很多。

然而,5G和4G的成本对比,就像苹果和橙子的对比。众所周知,最新的技术永远是最具成本效益的,与 4G相比,5G能更好地利用相同的频谱。

不到十年前,消费者必须为每GB的3G支付30令吉或更多,而现在你能以1令吉或更低的价格获得同样的流量。同样,每兆比特(Mbps)的光纤宽频成本也比非对称数字用户线路(ADSL)便宜。

此外,人们很有可能会因为使用5G而消耗更多数据,惟目前尚不清楚比4G便宜55%-65%的5G成本,是否真的能让消费者享有更低的月费。

值得一提的是,5G 工作组此前估计,我国将会耗资7至80亿令吉部署5G,其中包括覆盖1万个站点所需的 51亿令吉。

目前,DNB推出 5G的总成本估计为165 亿令吉,并可能涨至200亿令吉以满足潜在的容量需求。以200亿的数字来看,其中40亿令吉将用于600多名员工的薪酬,为期10年。

政府要证明SWN能在我国发挥作用

-图取自GSMA 智库-
-图取自GSMA 智库-

财政部长还表示,政府意识到其他国家面临单一批发网络(SWN)的风险和挑战。

“政府正在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我国不会犯下同样错误。 ”

行动党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在附加提问中指私人企业在兴建5G基建方面拥有更多人才及有经验,政府如何确保DNB这方面比私人界更优秀。

东姑扎菲鲁则认为,王建民应该摒弃这个思维,并指根据我国的发展历史,很多政府拥有的企业成功立足全球,国家石油公司就是很好的例子。

“DNB有潜力成功完成任务,重要的是执行计划、战略能力和专业水平。 ”

他承认人们对SWN在其他国家的失败感到担忧,但他表示,DNB由经验丰富的电讯老手团队管理。

“DNB有机会证明质疑声浪是错误的,我国能在单一批发网络推出5G方面取得成功。”

他补充,5G预计将产生210亿令吉的直接经济活动。Ernst & Young的报告指出,5G预计将在2030年,让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BP)增加1220亿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