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拉曼拨款导致民望下跌!张念群:或许这是火箭不该碰的课题

张念群说,若当初行动党执政时不触碰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事,可以少“掉分”很多,但她也说,世上没有后悔药。-精彩大马制图-
张念群说,若当初行动党执政时不触碰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事,可以少“掉分”很多,但她也说,世上没有后悔药。-精彩大马制图-

最新精彩大马新闻,关注我们的 FacebookInstagram!


(吉隆坡14日讯)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坦言,若当年(希盟执政时代)行动党不去触碰拉曼大学学院(TARUC)拨款的事,或许就不会被人大打折扣。

张念群也是前教育部副部长,她接受Podcast节目《锋人馆》访问时,受询及是否认同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被削减一事,分享她的见解。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他(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确实也因为砍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一事,而引发很多争议。

“回想过去,是不是我们可以不去碰这个课题,如果当初我们(行动党)不去碰它,可能可以少‘掉分’很多。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咯。”

她指出,也有人向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达“别去触碰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看法,尤其在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后,行动党就更改了整个处理方法。

“例如,我们照样把拨款发放下去,但钱不是直接发放给由马华所管理的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而是成立了另一个独立的信托基金(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基金,Tabung Amanah TARUC),由他们去处理拨款。

“这是在听到人民的回馈后,所做出的改变。”

遗憾的事

另外,受询及执政22个月期间,可有哪些遗憾或美中不足的决定,若有机会,会希望能从中纠正或重新处理的事项,张念群说,大概是遗憾所处理的事务,进度不够快。

“例如,槟城有一所中学叫恒毅中学。它在峇央峇鲁设立分校,但不是独立的分校。它国阵时代,一直都持着一张执照,所以就只有一名校长和一组行政人员,但他们要同时兼顾两个校区。

“在这情况下,对原校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同时也导致学生要就读分校,也面对困难。主要是校址关系,而不会被分配到分校。”

她说,恒毅中学的问题是她要处理的工作,但很可惜的是,此工作到了马智礼手上,一直都被拖延,原因是马智礼想要找一个“好时机”去批准。

“他认为这是在增加‘华中’,所以想要找其他政策来确保新闻见报后,不会被马来社会诟病。”

她说,直到马哈迪兼任教育部长时,才签下批准信,让恒毅中学升格为所谓的“二校”,也就是恒毅中学二校,从此就能拥有自己校长、行政人员,能被当成一所独立的学校,也能直接招生。

引以为荣的事

除了遗憾的事项,执政22个月,哪些是最引以为傲的政策或决定,张念群直言华小增建。

“我们成立了一个一年有2000万建校的拨款。所以希盟时代,建华小是不必向华社募捐的。

“我们在2018年执政,华小不会在2019年建好。按照我们的时间表,其实我们每一年都会完成新的华小。这跟过去政府有很大的差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