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理由废除爪夷教学更不该闹民族情绪!张念群:我至今立场不变

张念群说,民间不接受小学四年级国语课本爪夷文3页课文,背后的原因多半是情绪使然。
张念群说,民间不接受小学四年级国语课本爪夷文3页课文,背后的原因多半是情绪使然。

最新精彩大马新闻,关注我们的 FacebookInstagram!


(吉隆坡14日讯)希盟时代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认为,此前闹得满城风雨的“教育部在华淡小四年级推行爪夷书写课”之所以不得善终,主要是政府、前教育部长马智礼和她本人的立场,跟华社的要求有落差。

她认为,民间不接受小学四年级国语课本爪夷文3页课文,背后的原因多半是情绪使然,无关现实问题或政府面对一些局限。

她说,当年她跟时任教长马智礼要求简化这3页课文时,后者毫无异议,爽快答应,只是对方不能接受完全移除这单元。

“我也觉得,若要移除爪夷文内容,我们必须给出正当的理由,而不是纯粹觉得这3页(课文)没有用。如果你要讲这3页没有用,那么事实上,甲骨文也没什么用,为什么我们就没去反对?

“这种态度上的差异,会让我觉得,这不该是大马人对待国文时,该有的态度。”

最棘手的课题

张念群也是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她接受Podcast节目《锋人馆》访问时,受询及任内觉得哪些课题最棘手,她坦言是爪夷文和大学预科班固打制。

她说,从民间角度而言,爪夷文课题在整个社会掀起轩然大波,而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华社许久以前就存在着一股不高兴的情绪。

“只不过当时(希盟执政时代)出了一个把(入学)名额扩大的动作,虽然我原则上不太赞成这样的做法,但这项决策足以让成绩优秀的学生,能如愿以偿进入大学预科班。”

2019年4月,时任教长马智礼指出,政府扩大幅度增加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学额的决定,除了不典当土著学生原本所享有的固打,也开放更多学额机会给非土著学生。

根据马智礼当时的说法,在新的政策下,非土著的2500个名额已增加至4000个名额,开放的名额相较于往年更加宽。

张念群直言:“所以这课题(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到了后来,还称得上是‘大家能接受’的收场。可是我觉得爪夷文(课题)是没有善终的。意思是,到最后大家都不满意那个安排。”

受询及处理爪夷文的难度在于马智礼本身,还是后来兼任教长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时,张念群直言:“在这课题上,很遗憾的可能是,我的立场、或者说是马智礼的立场、或政府的立场,可能跟普罗大众的立场,有着很鲜明的落差。”

她说,在此课题上,她不认为是马智礼的错,或是马哈迪的错。

“直到今天,我都还会采取同样的立场和说法,即在任何的一个语文科里,我们都会去介绍这个语文的发展史,而这发展史,以中文来说,你就会去介绍甲骨文及中华书法艺术。

“相同的,到了国文或马来语时,它就是爪夷文。从这个观点去看,把爪夷文介绍编入课本里,这不能说是一场阴谋论,或者说(政府)是在剥削华小的权益,又或者说是动摇民族教育的根本。

“这样扣帽子(罪名),是我不能够接受的。”

她说,政府做法与华社的要求有落差,是一个极为明显的事实。

她认为,希盟政府该改善的,就是如何更好的沟通,向民众解释此课题。

追溯当年希盟政府所面对的情况,她直言:“若要从课本中移除爪夷文,那我们的理由是什么?我希望我们是能从教育观点给出一个理由,而不是带着任何民族情绪或民粹在里面。否则,教育永远没办法回归教育。”

至于这究竟是否行动党跟华社缺乏一个很好的政治沟通,张念群坦言,“小学四年级国语课本爪夷文3页课文”后续所引发的风波,如行动党的服务中心被民众丢鸡蛋、行动党顾问林吉祥被民众狂嘘等,对行动党而言确实是很大的危机。

2019年8月,不少华裔网民还是十分不满行动党在爪夷书法课题的处理方式。据媒体报导,当年8月某晚,林吉祥出席士姑来中元节平安宴,致词时提及国人不应抗拒爪夷文,因为那也是一种文化,语毕即引起现场民众喝倒彩,林吉祥下台后匆匆离场,场面尴尬。

同样是2019年8月,张念群位于古来的国会选区服务中心,惨遭愤怒的民众丢鸡蛋,疑似与爪夷文课题有关。

行动党内部有异议

忆起当年,张念群坦言,其实行动党内部,不赞成希盟政府做法的人也很多。

她说,当时她以“为何这3页爪夷文不该成为课题”的角度出发,试图跟大家讲解情况。

“但人家不接受的时候,背后当然有很多原因。这包括他们认为,为何一直要叫华社去让步?为何只有华人要去学国语课本的3页爪夷文?那么为什么其他民族,不需要去学华人的甲骨文?

“所以我觉得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言论和情绪被带上来。这种情绪确实是存在的。当时,大家觉得509(第14届大选)后,华社在地位上该有很大的转变。但到底我们追求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什么样的?这个,我觉得大家可以好好去思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