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检查杨祖强性侵案受害者 医生证人:私处确实有受损

杨祖强被控性侵印尼女佣案继续审讯,而证人表示女佣私处确实有伤痕。-Farhan Najib摄-
杨祖强被控性侵印尼女佣案继续审讯,而证人表示女佣私处确实有伤痕。-Farhan Najib摄-

(怡保7日讯)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浓医院妇产专科医生妮拉娃蒂(Nilawati Isha)说,指控端洛州议员杨祖强性侵的印尼女佣,其私处的撕裂伤痕,可能是遭到钝器或器官插入造成的。

她今日在法庭上供证时说,女佣在接受检查时,发现处女膜有2道新撕裂的伤痕,而后阴唇系带则有磨损的痕迹。

她指出,当时受害者亲口透露,自己在2019年7月7日遭到雇主性侵。

她说,她是在2019年7月9日,凌晨12时30分,向受害者进行身体检查,并发现其处女膜的撕裂伤是在检查前的72小时内形成的。

她也不排除这些伤痕是强迫性行为造成的,若是自愿性行为,也是粗暴式性爱。

当询及为何在初步报告注明“与性侵一致”,但在之后的检查报告称是“强奸导致处女膜撕裂”时,妮拉娃蒂解释,性侵就包括强奸和性骚扰等行为。

此外,当辨方律师沙林询问,性传播疾病(STDs)是否会形成红肿痕迹时,妮拉娃蒂则回答有可能。

不过,她解释,若是患有性传播疾病,是不会有撕裂伤,而红肿痕迹仅出现在撕裂伤上,而外阴并没有相关痕迹。

询及该些撕裂伤会否是自慰造成时,妮拉娃蒂也回答是有可能的。

沙林询问,当时受害者的月经已延迟2个月,为何妮拉娃蒂并没有检查对方是否怀孕时,她则表示,她只是负责检查受害者私处,且受害者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

此案副检察司丽雅娜也询问受害者是否患有任何性传播疾病,而妮拉娃蒂则回答,她找不到相关痕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