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6日讯)公正党青年团专才局主任谢仁佩批评财政部长东姑扎菲鲁,把青年面对财务问题归咎于青年的消费习惯,并指这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谢仁佩今日发表文告时说,收入与消费失衡问题在过去一直困扰着大部分中产阶级与低收入家庭,刚步入社会就业的年轻人,情况更严重。

Advertisement

较早前,财政部长东姑扎菲鲁指出,除了40%的千禧一代入不敷出,国行数据也显示,47%的青年卡债高企。

对此,谢仁佩认为,扎菲鲁根本忽略了青年收入过低才是问题的根源。

Advertisement

她指出,大马国民收入与消费失衡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

Advertisement

“政府在过去20年持续推动消费型经济(Consumption Economy),并鼓励国民消费刺激经济同时,却无法有效落实经济发展政策提升国民收入,导致国民与青年面对债务问题。”

她引述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点出,大马消费者支出(Consumer Spending)在2019年大约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近60%,对比2010年的 43.8%增长了近20%。

Advertisement

“然而,当群众或个人消费直接带动国内整体经济发展的同时,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却忽略了百姓的收入成长,成为了国民收入与消费失衡的主因。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家庭平均债务在过去十年出现激增的现象,从2010年的48.5%大幅度上涨至2019年的82.7%,称冠东盟成员国。

“于此同时,马来西亚总储蓄率则创下30年新低,在2019年降至仅有的24.9%。”

谢仁佩说,上述的几个数据显示,马来西亚人民,包括国内青年在过去十年里不断增长消费的同时,个人债务也在持续增长,并导致了国人不再有储蓄的习惯。

“这意味着大马家庭收入差距越来越大,而贫富悬殊的问题也在扩大。”

财政部长归咎青年理财问题,并建议青年每个月存款500令吉,对此,谢仁佩引用国家银行2018年发布的数据打脸财长。

“持有文凭(Diploma)的青年在毕业后求职的平均收入只有1376令吉,而大学学士毕业生的收入只有2000令吉。要求国民储蓄是隔靴搔痒的方案,如何提高国民,尤其是青年的收入才是关键。

“在国民收入成长缓慢同时,政府却极力推动消费经济,国人就必须付出更高的花费,甚至不惜举债来维持生活品质。

“要解决国内的经济发展问题,政府应该立即着手拟定长期方案,在提高国家生产力同时,让国人的可支配收入得以健康的增长,从而再推动消费型经济,才是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