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谎不足为信也不算证据!犯罪学教授:大马司法应停用

莫哈末尤索夫控诉遭安华‘性侵’,因此献议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接受测谎仪测试。-Miera Zulyana摄-
莫哈末尤索夫控诉遭安华‘性侵’,因此献议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接受测谎仪测试。-Miera Zulyana摄-

(吉隆坡21日讯)理科大学犯罪学副教授拿督苏德拉穆迪(P. Sundramoorthy)就“莫哈末尤索夫(Muhammad Yusuff Rawther)控诉遭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性侵’,因此献议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接受测谎仪测试”事宜,指不能依赖任何仪器来判断真伪。

测谎仪是用来测试一个人的生理因素,如接受盘问时的血压、脉博和呼吸。据悉,当一个人撒谎时,他们的肢体会显得别扭。

据悉,莫哈末尤索夫已于本月17日接受测谎,整个过程长达4小时。

苏德拉穆迪接受《Malay Mail》访问时说:“测谎仪最多能用来协助初步调查。很多国家都不会考虑将测谎仪的结果当作呈堂证据。即使国家允许,它也不会是案件里的唯一证据。”

他说,测谎仪也是有明显缺陷,因为有人在初步调查阶段撒谎,但经过完整调查,对方却说了真话。

“测谎仪只洞察一个人的紧张程度。这是很危险和原始的调查方式。我认为司法机构该彻底拒绝它,更别说考虑了。

“若真用了它,也只能将它当作初步调查的一部分,及嫌犯名单。测谎仪不适合用来判断一个人到底有没有犯罪。”

他还说,任何科技或仪器都无法用来判断个人行为。

“这没道理也不专业,因为调查程序本该严格一些。

“可以说这有点吓人,因为民众会误以为有关当局很依赖测谎仪。对我而言,利用这仪器来说明我国司法如何运作是错误的示范。”

另外, Advance Tertiary College(简称ATC)学术总监兼高级讲师丹尼尔(Daniel Abishegam)说,在他的认知内,至今没法庭接受测谎仪结果作为证据。

他认为,若仅靠测谎仪结果,是不足够的,因为证据不够确凿。

“这只不过是测试人体对提问和压力程度的反应。每个人对不同程度的压力,有不同的反应。我也觉得一个人是能训练控制这些反应的。”

他说,相比指纹或脱氧核糖核酸(DNA)的证据,测谎仪结果(证据)是不够确凿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