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指示杀人2特警怎会判死刑?” 纳吉以多项疑点驳斥涉蒙古女郎案

纳吉表示,蒙古女郎阿旦杜雅命案至今仍未确立谋杀动机,这理应交由审理此案的法官回答。 -精彩大马制图-
纳吉表示,蒙古女郎阿旦杜雅命案至今仍未确立谋杀动机,这理应交由审理此案的法官回答。 -精彩大马制图-

(吉隆坡20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蒙古女郎阿旦杜雅命案至今仍未确立谋杀动机,这理应交由审理此案的法官回答。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纳吉发表声明指出,许多法官在希盟执政后,仍留任至今。

“我相信共有9位法官在3个不同的法庭作出判决,直至最高法庭。他们分别是一名高庭法官、3名上诉庭法官和5名联邦法院法官。”

纳吉也指出,他确实留意到相关警员身上出现受害者的衣服和贵重物品。

针对总检察署没挑战前政治分析家阿都拉萨巴京达获释裁决一事,纳吉则认为,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才是回应此课题的最佳人选。

他说,阿都拉萨巴京达已遭提控和面对审讯,但高庭法官宣判前者无罪释放,也没要求其抗辩。

他表示,他只能揣测这代表相关案件很弱,所以时任总检察长没针对该裁决提出上诉。

“不过,两名获判有罪的特警,所提出的上诉却遭到总检察署反驳。”

另外,纳吉也说明,警队特别行动部队(UTK)的运作系统是,由国家元首、首相和副首相共用一群保镖,而没有任何一名特警是属于任何人专用。

他坚称,自己未曾见过阿旦杜雅,这是事实,自己多年前也已在清真寺发誓。

他说,其前随扈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其实也是一名可传召的证人,然而辩方律师却没有传召他出庭供证。

纳吉也表示,人民一定要扪心自问,当时担任副首相的他难道真的如此残酷,且拥有巨大的权力,可下令杀害一名勒索阿都拉萨巴京达的女子?

“那为什么我出任首相,掌握更大的权力时,所有政敌都能安然无事?”

“若我真的下令杀害她,那人民也应该自问,为何政府当时提控两名警员,然后在他们被判无罪后又上诉至联邦法院?”

“时任政府应干脆撤销控罪,或取消上诉,正如希盟政府撤销财政部长林冠英贪污控罪,或取消对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上诉。”

“他们更应该问自己,警员为了区区300令吉的开斋红包钱,而炸掉及杀害某人的说法,是否合理?”

据报导,此案死囚阿兹拉早前在法定声明中,声称他是受纳吉和其亲信阿都拉萨巴京达指示,才杀害阿旦杜雅。

纳吉已驳斥阿兹拉的说法,并指这是对方和希盟政府联手诬陷他,以转移人民视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