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种族政治要付代价!拉玛沙米:华裔选民明显抗议希盟

拉玛沙米表示,希盟为了与国阵和伊党竞争而走种族宗教的政治路线,代价是失去了非巫裔的支持。-精彩大马制图-
拉玛沙米表示,希盟为了与国阵和伊党竞争而走种族宗教的政治路线,代价是失去了非巫裔的支持。-精彩大马制图-

(乔治市18日讯)槟城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表示,希盟为了与国阵和伊斯兰党竞争而走种族宗教的政治路线,代价是失去了非巫裔的支持。

拉玛沙米今日发表文告时说,若希盟继续玩弄种族政治,这将会是“没回头路的游戏”。

“华裔支持大量转移了,这明显是在抗议希盟。”

他说,这股转移力量是马来选民的两倍。

“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战役从头到尾是为国家议题斗争,而不是民生课题。”

他说,希盟是在为它自509大选后的惰性而付出代价。

“这并非马来人尊严大会的问题,而是种族主义和偏执狂激怒了非巫裔。”

他说,即使国家独立60年了,土生土长的华印裔仍被说成“外来者”,这让非巫裔感觉在自己国家不受欢迎。

“在这片土地生活了数代人,华人和印度人感受到他们无法被接纳为公民。”

他也说,希盟之所以流失支持,是因为没兑现竞选宣言,例如批准大马莱纳斯稀土厂更新营运执照长达6个月、承认独中统考速度缓慢、及在国民型小学推行爪夷书法课程。

“再者,首相接班人、公正党内部裂痕都导致不稳定,更重要的是本地投资者和外资对希盟政府没信心。”

他说,这场补选是国阵翻盘的机会,就如希盟在509大选时如何赢到反国阵票。

大马人很不满希盟

他说,国阵的胜利,明确说明大马人有多不满希盟。

“到底国阵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的胜利,是对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公投,还是对马哈迪内阁表现的公投,则很难说了。”

他说,马哈迪和全体内阁成员必须对这次败选负责,并鉴定惨败的主因,并指这也是继金马仑区国会议席、士毛月州议席及晏斗区州议席补选后,国阵第四度在补选中获胜。

“这当中的因素不难理解,过去一年,人民对希盟很不满。”

他说,要求给予更多时间去兑现希盟竞选宣言,其实是错误的。

他强调,国阵的胜利,并非人民属意国阵或伊党,或他们的政治阵营。

“伊党领袖声称它有份贡献这长胜利,这是很肤浅的说法。”

他说,国阵的胜利,也并非说明马华也一夜之间东山再起。

他说,这场补选是选民大规模的抗议,而这对希盟有深远的影响。

他补充,希盟候选人卡迈尼是一个不出色的候选人。

“在补选前,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逮捕12名印裔,当中2人是行动党森州龙城区州议员P古拿和行动党甲州牙力州议员沙米纳登行政议员,这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抗议希盟候选人。”

本月16日,再度披甲上阵的国阵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升,成功以1万5086张多数票,收服他于509大选时痛失的丹绒比艾国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