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比艾补选:与华社脱节惹民怨 发泄票击溃了土团党与希盟

丹绒比艾选民在补选的投票情绪,显然是不满希盟的执政表现。-Shafwan Zaidon摄-
丹绒比艾选民在补选的投票情绪,显然是不满希盟的执政表现。-Shafwan Zaidon摄-

(吉隆坡17日讯)丹绒比艾补选昨日落幕,国阵候选人拿督黄日升以1万5086张多数票狂扫其他对手,这是出乎意料的成绩,赢家与输家皆震惊。

希盟在这场补选不只是输了一个国会议席,首相敦马哈迪本身名望也受损,因为坊间普遍认为这场补选也是对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政府的公投。

1万5086张多数票所带出的讯息是清晰的,它不是一个警钟而已,而是给希盟的当头棒喝,警告希盟不可在兑现承诺事宜怠慢。

通过《Malay Mail》的观察,我们可以通过丹绒比艾补选看到的3件事:

1. 宣泄票是实实在在的

马华在第14届全国大选惨败后只剩下1个国席,然而这次补选却获得逾万张多数票,打破大选以来的9场补选记录。

中选者黄日升得到这么耀眼的成绩,显示希盟在大选以微差500多数票丹绒比艾国席,是因为选民不满国阵而投希盟。

这场补选,选民依然是投抗议票,不过对象换成希盟。

有6000名丹绒比艾选民选择不投票,很可能是大选之后“热情不再”,但是负责守土的希盟候选人卡迈尼的得票,竟然比原任议员莫哈末法立在大选时的得票还低,也是值得探讨的。

选民究竟抗议什么?如果希盟还不认真与实际看待的话,相信风向会继续转向蓝营(国阵)。

2. 土团党大失华社支持

丹绒比艾也是土团党自士毛月补选以来,第二场败仗。

我们可以看到,在丹绒比艾补选期间,与华裔选民接触最多的不是希盟候选人卡迈尼,而是行动党领袖刘镇东,这也显示土团党对华社的影响力大不如前。

土团党的创党目的就是取代巫统,所以土团党为了达致目的,在过去做了很多对华社来说是错事的行为,特别是马哈迪支持与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

华社不满土团党的课题,还有教育部长马智礼所处理的爪夷书法或爪夷书写争议、土团党青年团公然要求查禁董总以及霹雳州大臣阿末法依扎发表“孤军抗行动党论”。

3. 多元化是输家还是赢家?

尽管很多巫统基层要求由巫统出战丹绒比艾,不过国阵最后交由马华候选人黄日升出战,显示国阵尊重多元化,而增加多一名华裔国会议员,也展示国阵是有包容性的反对党。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补选期间,针对“8夜骑少年被撞死案”,批评法庭放过华裔女司机,以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担任财政部长,令马来人失尊严,这些言论显然没有在华社发酵,令华社拒绝国阵。

马华也与伊党结盟的课题上也避重就轻,强调多元种族政治必须有所让步,不谈反对伊斯兰断肢法课题,加上伊党也公开支持黄日升,所以泛马伊斯兰阵线的搅局,并没有对国阵构成威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