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6日讯)随着第14届全国大选跫音渐进,社交媒体近日也冒出了各种抗议选举的标签,其中备受争论的莫过于“投废票”(#UndiRosak)标签,支持相关活动的社运份子认为,人民渴求的民主不应仅局限于投票箱里。

从网络上发起的“投废票”(#UndiRosak)标签,主要目的是为了鼓吹投票选民,若不满现有的任何政党阵营,就应该投废票。

社运份子玛丽安(Maryam Lee)说明,相关标签并不是由任何单位或领袖发起的运动,而是选民渴望我国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问题得以解决,进而支持投废票的举动。

她说,支持投废票的人其实都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然而,这些元素都无法从国阵或希望联盟中看见。

“许多人会骂我们思想狭隘,但人们的思想何时开始仅限于一个小小的投票箱里呢?我们所要的民主,应该是超越那投票箱的。”

“我们不希望再看到将政治人物神化的政治,要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同样的政治文化,老实说,我们也累了。”

玛丽安昨晚在“投废票: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论坛上,如是指出。

她解释,支持投废票的人士并无意要将相关信仰强加在任何选民身上,而是纯碎希望不满希盟的支持者可以破坏选票,给予反对党一个教训。

“破坏选票也算是行使你的投票权,并告诉国阵和希盟,我们并不喜欢你们俩。”

反对党败选也无人请辞

专栏作家哈菲兹(Hafidz Baharom)也赞同玛丽安的观点,并认为国阵无法给予人民未来,且他们需要更成熟行事。

他也认为希盟尚未准备好(执政),只因在过去10年,经历两届大选的失败后,反对党竟没有任何一个领袖请辞谢罪。

他也质疑希盟较早前公布的首相和副首相人选(即希盟总裁敦马哈迪和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并反问也在场的雪州行动党执委艾德里(Edry Faizal )和土团青宣传主任阿斯拉夫(Ashraf Mustaqim),难道希盟就没有其他更好的领袖作为人选?

“其中一名领导(马哈迪)已经走向生命的尽头,若他不幸在希盟成功执政后就离开我们,试问有任何宪法专家或最高统治者可以担保或准许一个女性(旺阿兹莎)担任首相吗?”

“你们难道就没有思考过相关问题吗?”

反对党青年领袖和社运份子就是否应该投废票一事上,提出自身意见,并让出席论坛的民众更了解投票与否的意义。-Hari Anggara摄-
反对党青年领袖和社运份子就是否应该投废票一事上,提出自身意见,并让出席论坛的民众更了解投票与否的意义。-Hari Anggara摄-

哈菲兹认为,投废票的人是要求有更好想法的政党,若没有,就仅剩下没有想法或拥有不好想法的政党。

“我们不是要创建乌托邦,我们只是要比现状更好的东西而已。”

投票才能改变制度

艾德里为此表示,他所期许的是,一个能改变政策或法律,让人民得以受惠的新政府。

他说,唯有投票,才能走出“民主瘫痪”的情景。

“目前的投票制度是,任何获得更高多数票的候选人将中选,那为何不选择‘好好投票’(#Undibaik-baik)标签,让或许不是我们喜欢,且处于下风的政党有机会为民服务,并带来不一样的改变呢?”

阿斯拉夫则说,他并没有要改变人们的信念,只是根据他曾是巫统党员的经验,要让人们了解若不改变目前由巫统创建的制度,那国家并不会有任何变化。

“虽然马哈迪突然批评政府,并与反对党同坐在一起,震惊了不少人,但唯有他勇于改变,就是希望现有国家状况得以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