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3日讯)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玛指出,红衫军当初选择在吉隆坡茨厂街集会,并非是要反华人,而是要表达若国家发生骚乱,最终吃亏会是华商的讯息。

“我们并非要故意骚扰华人,若我们真的针对华人,那为何仅集会一天?”

他解释,当净选盟举办4.0集会时,可见许多华人走上街头响应,甚至有者还踩踏首相肖像,让马来人无法再忍耐。

净选盟4.0集会虽然和平落幕,却传出华裔女子踩踏纳吉和哈迪肖像的照片,这令多数马来人感到愤怒。-图取自mymassa.blogspot-
净选盟4.0集会虽然和平落幕,却传出华裔女子踩踏纳吉和哈迪肖像的照片,这令多数马来人感到愤怒。-图取自mymassa.blogspot-

在2015年举行的净选盟4.0集会虽然和平落幕;然而,之后却流传华裔女子踩踏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肖像的照片,引发各界争议。

警方之后接获逾百项投报,甚至出动赏金来追查踩踏者身份,直到相关人士现身警局自首。

嘉玛接受《M中文网》专访时说,他可以选择“以暴制暴”的方式进行对抗,但他最终只是要人们明白,红衫军不喜欢净选盟走上街头引起混乱,就如同人们也不喜欢红衫军办集会一样。

“你们可以表达自身的不满,但不能以野蛮的方式进行(如侮辱领袖),我也可以野蛮反击,我也可以反抗警察,攻击人群,但我并不是流氓,我只是要传到讯息,然而没人谅解我的用意,仅标签我为种族主义者。”

嘉玛(右)接受M中文网访问时坦言,虽然别人觉得他疯狂,但他所进行的抗议行动都有带来一定的成果。-M中文网-
嘉玛(右)接受M中文网访问时坦言,虽然别人觉得他疯狂,但他所进行的抗议行动都有带来一定的成果。-M中文网-

另外,嘉玛也认为,其抗议行动在别人眼里看似疯狂,但几乎都奏效,就如发动红衫军运动后,净选盟再也没办集会了。

他说,他至今还期待净选盟能再办集会,因红衫军已做好随时奉陪的准备。

以下为嘉玛专访问答录:

问:红衫军若要对抗净选盟,为何会选择在茨厂街办集会?

答:我们并非种族主义,而是要传达一个讯息,那就是若吉隆坡商业区发生骚乱,最终吃亏的会是谁?是城市里的华商,因他们不能开档做生意,这样也会间接导致国家蒙受损失,所以我们才选择在茨厂街集会。

红衫军仅集会一天,是为了让人们明白,若不喜欢(国家和领袖),不要走上街头抗议,也不要侮辱领袖(踩踏肖像),就如同我们不会踩踏反对党领袖的肖像般,这是马来人有所忌讳的行为。

你可以通过选举来表达自身的不满,若选择办集会抗议,那别人也可这么做,最终只会引发争端。

问:所以您认为在茨厂街举办集会的用意已被曲解?

答:我们的讯息已被扭曲,进而被标签为种族主义;警察应颁发感谢状予我,因为纵使我因红衫军运动而被拘留长达5天,但我所做的一切促使我国现在有着更和平和安稳的社会,且近年也不再有大型集会。

就连部分来自非政府组织和政党的朋友也表示,他们悔不当初,曾误以为我只寻求廉价宣传,但在了解我的想法后,却指若还有机会,必定会加入相关对抗行动,所以我相信若净选盟再办集会,出来抗衡的红衫军人数也必定有增无减。

只可惜净选盟已不再办集会,因为他们也担心无法达成目标,这会使人民感到更愤怒。

嘉玛说,每当遇见净选盟领袖时,他都会询问净选盟何时再办集会,因他的红衫军会随时奉陪。-图取自安碧嘉推特-
嘉玛说,每当遇见净选盟领袖时,他都会询问净选盟何时再办集会,因他的红衫军会随时奉陪。-图取自安碧嘉推特-

问:政党领袖对您一直以来进行的抗议行动,是否感惊讶?

答:政党领袖现在能接受我的所作所为,是因在我发起红衫军运动后,净选盟再也没有举办任何集会了。你看看,净选盟如今是否还有举办6.0集会?

如果我遇见(净选盟前主席拿督)安碧嘉和(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我会问他们什么时候再办集会,因我的红衣服随时都在待命中。

其实我也不想召集众人走上街头,红衫军对社会而言是一个全新概念,人们不会与我有相同构思,因我想得更长远。

问:所以红衫军已做好再次发动集会的准备?

答:随时奉陪,若净选盟没有举办集会,红衫军是不会出动的。

问:那未来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发动红衫军运动?

答:我们一直都有举办讲座和见面会,主要是谈论国家宪法和法律等,我们并没有煽动仇恨情绪,反而是灌输维持和平的重要性,我国是多元种族的国家,你不能煽动马来人仇恨华裔,也不能煽动华裔仇恨印裔,这会摧毁国家,进而产生种族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