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3日讯)华裔Grab司机被国家选手殴打一案再未平息!受害者强调自己并没有销案,更抨击涉案国家选手的道歉毫无诚意,坚决要求对手接受他提出的3大条件。

司机周伟纶通过面子书指出,涉案国家选手的道歉声明,令他无法接受,因此他会保留起诉权。

“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她的‘道歉文’。你们觉得,一个正常被对着眼睛打了一拳的人,能够接受这样的道歉信吗?她已经承认他打了我,我是不是可以保留诉讼的权力呢?”

“那就是她打了我,我告她可以告得进吗?我不要钱,我只是要得回我应得的正义与尊严。”

他上载一张其眼睛通红的照片说,对手在录口供时,竟然指她只是推了他的手机一下,不小心打到他。

“原来不小心(打到)可以让我的眼睛红那么久!”

据周伟纶的说法,有政党人士将会介入调停此纠纷,约他与该国家选手谈判。

他说,若要达致和解,对方必须接受3大条件:

1. 对方道歉,真心道歉,最好能够出来服务社会以表歉意
2. 对方母亲也应该道歉
3. 赔偿RM1000,而有关赔偿将全捐给孤儿院

不过根据该政党人士转述国家选手的说话,即她不会赔偿1000令吉给他,最多只是200令吉,而且要捐给孤儿院的话,她会自己去捐,就算1万令吉也会捐。

“我听了也不知所措。原来我的眼睛,在这些国家代表队,有权力、有关系、有钱的人面前只值得200令吉!而且竟然对方说要捐一万令吉,明天我就想知道他要捐去哪里!也请大家和我一起监督这两母女!”

“我自己不会赚啊!两百令吉很大啊!?侮辱我一次还不够,在我和他拍下握手和好的照片后,还继续用钱来侮辱我!我心里真的骂了很多粗话。其实只是想讨回公道!”

另外,周伟纶也揭露警方也一直叫他销案,不要将事情搞大,而且带有恐吓的语气。

“某警察警告诉我,我昨晚发那篇文章Viral(疯传)了,警察可以告我!我直接当下就傻了!我也不懂为什么我为自己打抱不平,也没有公开对方的名字和电话和地址,究竟为什么警察会这么说!我现在真的很需要法律援助!请真的能够信任的人告诉我是不是警察真的有这样的权力来告我?难道马来西亚就没有正义了吗?难道为自己争取应有的利益,保护自己有错了吗?”

“警察一直劝我销案。跟我说小事情不要闹大。你们两个华人不应该打架。但是,现在被打的是我,我难道没有一点点权力要回尊严吗?今天如果换做是我打了对方,你们觉得,我还能在这里跟你们说话吗?我早就进监牢了!”

他最后重申,他将事情公开,只是为了讨回公道,不管是警方还是该国家选手,都应该将心比心。

“我要你记得,无论你是谁,有什么背景,你已经是成年人,就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起责任!难道你在足球场上,恶意犯规打了人一拳,不会拿红牌罚下场还禁赛三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