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灵再也1日讯)马来亚大学华文学会执委会主席黄彦铬透露,不知是否因这周适逢长周末(默罕默德先知诞辰日),马大校方目前仍未对学会要求解冻一事,作出任何回应,而学会也不排除将冻结事件上诉至高教部。

他在M中文网电访时,促请马大校方能在公共假期后,即刻并果断地作出回应,因为对学会而言,解冻事宜非常重要,刻不容缓。

他说,学会昨日发起的“请愿解除华文学会冻结令”的联署活动,目前反应不错,但仍希望还能集合更多社会人士的力量,一起联署请愿。

“我们也看见各单位或组织已开始声援我们,但我们认为需要更实际的行动,即让我们知道有何些接触高教部的管道,以及告知若超过上诉期限后,学会是否还能向高教部反映等方面的资讯。”

“我们遭冻结后,一开始并没有想要即刻去高教部,是希望能通过内部管道解决问题,奈何虽然多次和校方接触,校方态度依然强硬,以致我们错过了能上诉高教部的期限。”

马大学华文学会日前因校方接获投诉指,该学会举办活动的告示牌没有马来文和英文翻译,有企图分裂种族之嫌等,因而遭到校方冻结以示警戒。

校方指,学会已犯下行政技术上的错误,包括未获得校方批准办活动、活动信件和告示牌全使用中文,以及未经批准使用场地等,所以决定冻结学会作为惩罚。

黄彦铬坦言,学会的确承认有错在先,而学会已诚恳地作出道歉;但校方仍处于如此严重的惩罚,校方甚至也没有在正规官方场合进行任何听证会。

“我们已给予充分的解释,也包括如何即刻作出处理,和提出现阶段和长期解决方案,然而却没有得到太大的回应。”

无权决定会员大会日期

他也说,学会也有探讨遭冻结的根本问题,发现这其实与学会一直以来面临的困境有关。

他指,主要因由应该是学会并没有自主权,来决定会员大会的日期。

他解释,以往学会是在最后一个学期办会员大会,然后在进入新学期前的长假期申请活动策划书和批准等,但校方在3年前就重整政策,规定所有学会必须在第一个学期办会员大会,导致学会没有充裕时间去筹备活动,衍生各项问题。

“这就导致被投诉的摇篮手音乐坊举办的迎新活动出现沟通问题,认为相关活动属‘户外活动’,才会出现活动未获批准的问题;且迎新活动也不可能在学期中或末进行,那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另外,黄彦铬也重申华文学会一直面临的困境,包括学会没有自身的行动室,及在校内举办活动的场地有限等。

“华文学会在第26届执委任期期间,校方就以翻新学生活动大楼为由,拆除所有学会的行动室,但事后却没有履行承诺,将行动室重新分配予本会。”

“学会或可以在户外场地举办会议,但至少也需要一个地方存放重要的文件和物品,哪怕只有一个小的行动室。”

办活动很困难

“此外,自马大在财政预算案所获得拨款减少后,也开始征收或提高租借场地的费用,费用可达100令吉至150令吉;虽然有免费场地,但仍是有限的,我们也很纳闷,明明是属于大学的活动,最后却要沦落到校外办活动。”

“学会申请举办活动也非常困难,一般校方不会阻止办活动,但负责本会事务的官员却要求学会在学期一开始呈交所有计划书,呈交次数只限一次,获批准后才能进行上网申请程序,这是非常耗时的,且据了解,是只有华文学会才有这些程序。”

他说,虽然华文学会一直面临困难,但仍积极配合校方的要求,且多次在大学生国会上提出诉求,然而每次都只获得冷回应。

“我们一直都以诚恳的态度,尝试解决问题,但结果不如所愿,所以希望获得各方的支持,尽快解决学会面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