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2日讯)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大力抨击玻璃市州议会通过伊斯兰法律修正法案,允许父亲或母亲单方面为孩子改教,并指有关做法不但不会令穆斯林在来世有更好的命运,反而凸显穆斯林没有将心比心对待非穆斯林。

他指出,那些玻璃市州马来州议员肯定知道单方面改教是会令很多人痛苦,因为将会发生非穆斯林母亲无权阻止丈夫将孩子改教为穆斯林,同时也产生抚养费的问题。

他说,R.苏巴斯妮、英德拉与穆斯林丈夫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案件,就是把“父亲与母亲”包含“父亲或母亲”的意思而造成的争议。

再益在部落格说,那些马来人自以为促成非穆斯林改信伊斯兰,在来世的福报会很好,甚至觉得这是穆斯林应做的本份,其实这是错误的。

“马来人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不明白什么是公平。对人公平很简单,就是你做一些你期望别人也对你做的事情,这就是将心比心。”

他反问穆斯林,假设非穆斯林父亲或母亲有权单方面将孩子改教兴都教或基督教,他们会怎样想?

“他们一定会哭诉不公平,然后国家陷入动荡。”

再益说,穆斯林孩子不能单方面改信其他宗教,穆斯林却不感到对他人不公平,不管这样做是否对其他人不合理,这就是马来人运用权力所会做的事。

“这很明显是一种错误的公平观念。在大马,法律与政治不允许穆斯林脱离伊斯兰,马来人不在乎对非穆斯林公平,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安全’,上苍站在他们那边。”

“那些法官以及州议员看到非穆斯林改教伊斯兰应该感到很兴奋,完全不理孩子对宗教一概不知以及日后的命运会如何。他们会因为他人成为穆斯林而感觉自我良好。”

“但是他们全都错了,可兰经要穆斯林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并产生怜悯以及同情心,只有对所有人公平,才会获得上苍的庇佑。”

他最后呼吁所有国会议员尤其穆斯林议员,如果他们要上天堂,就应该支持政府的2016年法律改革(結婚與離婚)法令》修正案,了断婚姻与孩子改教的争议。

玻璃市州议会在上周通过修正案,把伊斯兰婚姻中的“父亲与母亲”字眼改成“父亲或母亲”,引起父亲或母亲可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忧虑,同时也会影响非穆斯林父母亲争取孩子抚养权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