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4日讯)巫统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说,他对前首相敦马哈迪转态支持宿敌安华时,除了失望,而且是难以置信!

“我无法相信,一个领导我们22年的人,现在我们看到他所说的所做的,完全与他之前训示我们的不一样。”

“我当时是巫青团长,当时巫青一分为二,我们被逼力挺他(敦马),我当时要力求各方归队。”

“但我们现在看到当时誓死护卫的人,与安华同桌和握手,还戴上释放安华的徵章,我想不通。”

希山慕丁在1998年时是巫青团长,而当时敦马发动铲除安华(革职、政府提控渎职与鸡奸罪)的运动,而安华当时的支持者包括目前的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

希山慕丁是在下周巫统代表大会召开前,接受《星报》专访时,针对多项时事做评论。他目前可说是唯一的巫统副主席,就因原是副主席的阿末扎希目前是代署理主席,取代被驱出家门的慕尤丁,而沙菲宜阿达也被踢出巫统自立门户创党。

2001年时,敦马还是首相兼巫统首相,为巫青团致词时还高举象征巫统的马来剑,旁为希山慕丁。-马新社-
2001年时,敦马还是首相兼巫统首相,为巫青团致词时还高举象征巫统的马来剑,旁为希山慕丁。-马新社-

希山也在专访中也说:“我也很难明白敦马到底要做什么,即使他成功逼宫,那接下来他会怎样做?他们最终只是要纳吉下台。我不知道他要什么,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想。”

他认为敦马晚节不保,“历史会评价他,但不幸地,我不认为历史会根据他领导国家的22年去评价,而是根据最后这几年来评断。”

他提到自己的祖父拿督翁(巫统创党元老)时说,其祖父临终前被巫统同僚妖魔化,凄凉过世,但他过世后历史才还他一个公道。

2000年时,敦马(左起)在独立日前夕于独立广场致词,中为希山幕丁,右为当时平地一声雷冒起来当雪州大臣的基尔。-马新社-
2000年时,敦马(左起)在独立日前夕于独立广场致词,中为希山幕丁,右为当时平地一声雷冒起来当雪州大臣的基尔。-马新社-

他强调虽然不会对敦马主导的土著团结党轻敌,但他也看不到这批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目标,而且他们对最基本的事项,例如若是中选谁会当首相做出明确的决定。

“这是否是敦马会统帅?敦马和慕尤丁之间是怎样?慕克里兹会如何安置?他们如何应对伊党与行动党?而沙巴那些团体不断以民粹主义却旨在分裂的议题,他们如何处置?”

“他们可能赢到议席,但代价是什么?在沙巴砂拉越撕裂我们?妖魔化我们的领袖?我的祖父拿督翁没有这样做,他只是说,看住巫统,他没有上街,他给他的孙子,就是与你讲着话的我,一些希望。”2001年时敦马在巫青团活动,右起为希山慕沙、以及当时仍是老二,后来接棒成为大马首相的敦阿都拉。左为时任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卡立。-马新社-
2001年时敦马在巫青团活动,右起为希山慕沙、以及当时仍是老二,后来接棒成为大马首相的敦阿都拉。左为时任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卡立。-马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