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9日讯)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因为公然评论大马的伊斯兰不符合真主阿拉的圣训,招致外界的非议,她本身也自觉会因此遭到他人的攻击甚至杀害,不过她依然坚持反对伊斯兰党所要推行的伊斯兰刑事法。

现年53岁的西蒂卡欣是一名单亲妈妈,由于女儿居留在英国,因此她是一人独居,即使个人安全成问题,她完全不感到忧心,也不害怕得罪人而遭到报复。

“如果我活在恐惧中,生活会很没有意义。”

“别人如果要对我怎样,显示他们不允许别人有不同的想法。那就更加凸显他们所遵从的伊斯兰教义有问题,还有那些在面子书唱衰我的人,他们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西蒂卡欣接受《M中文网》姐妹网《ProjekMMO》的专访时说,她相信阿拉已经为每个人安排好命运,如果她死在极端分子的手中,这也是阿拉的意思。

她强调,她反对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以及伊党在丹州推行的伊斯兰刑事法,绝对是为了下一代着想,也没需要顾虑太多个人安全。

“我当然会加倍小心,我感觉到有威胁,但是我不要活在恐惧中。”

“我会继续我要做的事,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后代,而是所有马来人。”

“你们(指极端主义者)继续吧!如果你觉得你的立场是对的,我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即使有人来找我,对我做了些什么,全都是真主安排的。”

她重申,一旦让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通过,那就会扩大伊斯兰法庭的权限,也为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打开大门。

她声明,如果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必须先改革现有的伊斯兰法庭体制。

“如果丹州落实伊刑法,登州及其他州属也会跟随。他们可以砍别人的手脚,以及采取乱石之刑。”

她说,伊斯兰法律的诠释很广,不只是伊刑法,而伊党要修改的部分,就是要把伊刑法纳入伊斯兰法庭。

“他们所做的,会令马来人痛苦。可以看看有落实伊刑法的国家地区,如印尼亚齐省,他们有多糟糕。”

西蒂卡欣是非常活跃于原住民权益运动,她因为在论坛上批评伊党的伊刑法,还向其他不认同她言论的出席者比中指而声名大噪。

她早前接受Malay Mail Online的访问时,强调可兰经没有规定女穆斯林必须戴头巾,因为阿拉只是禁止露出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