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灵再也29日讯)槟州政府在2014年起,开始着手管制州内尤其古迹区的民宿,然而所制定的执照条例过于苛刻,导致业者不可能落实,州政府最近更下令业者停止营业,估计从下个月起,州内会有超过一半民宿将陆续关闭。

据了解,很多业者的临时准证会在10月到期,届时要成功更新执照的业者,必须支付高达7200令吉的费用,比去年暴增300%,这对小本经营的民宿来说非常不合理。

其中一个业者向《M中文网》说,他可以肯定,全马只有槟州政府向民宿征收如此高昂的费用,就算同样拥有世界遗产地位的马六甲,也只是每年向民宿业者征收300令吉。

半数民宿将关闭

据他所了解,目前在槟岛有200间民宿在州政府的非法民宿漂白计划名单中,由于无法满足州政府提出的条件,有超过100家铁定会在临时准证逾期后关闭。

《M中文网》探悉,如果非法民宿业者要成功申请准证,先不管过程有多复杂,他们首先要聘请专人准备建筑物图测及文物影响评估报告,费用从3万令吉至6万令吉不等,视民宿的大小而定。

业者必须把上述两份报告提呈给市议会以及古迹委员会,有关当局会召见业者进行审核,成功通过者固然可获得准证,否则打回原形,继续以非法民宿身份存在,所付出的图测及文物影响评估报告费用也付诸流水。

槟州政府已经发布了最新通令,凡在10月后,没有临时准证的民宿,一律必须关闭,而这项通令对民宿业者来说绝不是说说而已,因为在今年3月,一家在刣牛后的民宿即使已经停止营业,依然被市议会强制性拆除,业者损失惨重,这也显示州政府铲除非法民宿的“决心”。

古迹委员会要求苛刻

据了解,古迹委员会对于老屋民宿的要求也甚苛刻,例如强制性规定老屋必须维持原本的面貌,一窗一瓦皆不能改。

“但是民宿业者在接管老屋时,很多时候屋主或前租户曾装修过,如果要我们换回老屋原本的窗或屋顶等,不只是费用昂贵,也根本找不回相同的材料。”

州政府也规定民宿业者支付泊车位献金,由州政府在特定地区建设泊车场,而每家民宿大约需要支付5万令吉献金。

更甚的是,州政府所落实的“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SAP)”,限制特定地区的用途,以划分住宅、商店、(休闲,金融区)等,这意味着只要现有的民宿不在可开设民宿的地区,他们如果没有在今年9月1日,即特别区域蓝图开始实行之前呈交建筑图测及古迹影响报告,业者将自动丧失申请执照资格。

即使业者跟足指示,呈交所有文件,但仍无法在今年月31前通过古迹区建筑审核会议,那业者也是无法申请来年的临时执照,同样得面对停业的厄运。

收回房子就血本无归

最致命的重点是,大部分民宿业者都是向他人租房子,如果他们付出了庞大的资金来完成繁杂又冗长的准证申请后,房东突然收回房子,那么他们就会血本无归。

这不是不可能的,州所周知现在很多槟城老屋正在被外国集团大收购,州政府早前曾表明无法控制槟州房产的买卖,显示对老屋被收购的情况坐视不理,因此民宿业者其实也战战兢兢,害怕房子随时被收回。

“如果要花约20万令吉来获得一个永久准证,两三年后却被收回房子…我不知道外人怎看民宿,但是我们都辛苦经营,利润不大,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本。”

不解槟州政府的用意

民宿业者不明白为何槟州政府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因为其他同样在古迹区老屋做生意的行业例如便利店、杂货店等,都无需根据上述条例申请准证。

“为何只是针对民宿?如果我现在要开一家杂货店,我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开始做生意,为何如此不公平?”

“大家都是做生意,为何只有民宿需要给泊车位献金?为何只有民宿需要通过古迹委员会的审核?每个人做事都有目的,我们不知道槟州政府的意图是什么。”

不排除示威抗议

他坦言,很多业者都保持“还有谈判机会”的心态,觉得州政府尤其是槟州首长林冠英会与他们商量,但是他个人就认为事实已成定局,现在除了见步行步,受影响的民宿也不排除寻求其他单位的协助,包括巫统以及中央政府。

“我们求也求过,也见过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但是对方的答案非常坚决,我们可能会示威要求州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关注此课题。”

其实在过去有多家槟城民宿曾获得国际权威旅游指南如Lonely Planet的表扬,显示槟城非常富有特色的民宿是吸引国内外游客到槟城旅游的卖点之一,倘若大部分民宿被迫关闭,届时将会是槟州旅游业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