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27日讯)台湾视觉化廉价航空比价引擎公司HelloWings,为进军东南亚,在获得亚航协助后到马来西亚创业,后来囿于大马保护土著政策的限制,最终选择落脚新加坡。

HelloWings是一家台湾新创公司开发的廉价航空机票比价网站,前身为tixchart,当时号称是唯一廉价航空比价引擎,使用者只要简单选取出发、到达的国家和机场,设定时间后HelloWings就能帮你快速找出这段区间内最便宜机票。

台湾新创公司开发的Hellowings廉价航空格价引擎,能告诉你一年之中哪段时间的票价最便宜。-图撷取自HelloWings官网-
台湾新创公司开发的Hellowings廉价航空格价引擎,能告诉你一年之中哪段时间的票价最便宜。-图撷取自HelloWings官网-

台湾“数位时代”网周二刊登名为《东南亚又大又复杂,小小台湾新创怎么打》的报导,撰写了HelloWings如何在大马创业,以及创办人在大马生活的所见所闻。

报导一开始就简述了HelloWings为何选择到新马创业的原因。不同于在台湾,对许多东南亚民众而言,搭乘廉价航空是家常便饭,因此HelloWings共同创办人陈品光发现,台湾虽然是自家本地市场,但在行销宣传上,要想打中台湾的需求,却比新加坡、马来西亚还难。

而类似的状况,也发生在创投身上。

获亚航扶助创业

这就是为什么去年初,在台湾经历多次创投打击的他们,会开始在网络上搜寻前进东南亚的道路,最后也真的让他们找到Tune Lab这个由亚航集团创办的创业加速器,并在申请后成功入选。

“我们是他们第一届学员,去的时候很好笑,他们的计划是3个月,但台湾人的签证只能待两个月。”

HelloWings共同创办人徐向贤猜想,对方大概也没料到竟然会有台湾团队来报名,最后不得已只好改变作法,将时间压缩成一个半月。而他们就在去年8月飞到吉隆坡。

虽然听起来有些乌龙,但这一个半月却成了HelloWings跨足东南亚重要的一步。

“我们一开始理性推测就觉得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市场可以做,实际去马来西亚和当地人聊过后,就更确信这点,因为反应很直接。”

徐向贤记得,有时和当地人聊起天来,当他说到自己在做廉航比价网站,对方就积极得直接问起网址,“因为他们经常搭亚航。”他说,但在台湾,却鲜少会遇到这样热烈的反应。

搭UBER认识大马人

另一方面,在这一个月多月的时间里,徐向贤也深刻体会到“网路上看到的不一定很准”这件事。他认为,搭Uber是一个了解当地市场很好的方式。

因为路上经常塞车,免不了会和司机聊天,徐向贤因此才发现,大马人超级喜欢台湾人,尤其是台湾女生。

东南亚是HelloWings相当重要的市场,因此他们也积极参与Echelon等东南亚新创竞赛。-图取自数位时代网-
东南亚是HelloWings相当重要的市场,因此他们也积极参与Echelon等东南亚新创竞赛。-图取自数位时代网-

当他们第一次遇到司机说:“希望这辈子能交一个台湾女朋友”的时候,只是心理觉得这个司机怪怪的,但当他们陆续又遇到第二个、第三个都发出相同言论时,就发现这不是特例了,也意外帮他们找到在马来西亚行销的方向。

“我们后来对马来西亚行销,就是主打台湾。”陈品光举例,他们会用英文写台湾的旅游教学,像是如何在台湾买预付卡、如何加值,或是如何规划台湾铁道之旅等等。

吉隆坡住行便宜

他们发现这样的行销手法在马来西亚非常吃得开,效果直接反应在文章点阅率和互动上。

事实上,吉隆坡便宜的住宿、交通环境,也很吸引他们。徐向贤举例,当初在吉隆坡住一个月,三房一厅包水电的住家,只要新台币3万元(约3939令吉)。

然后Uber就算坐一个多小时,也只要新台币100多元(逾13令吉),相对之下,“上次去新加坡参加Echelon,一个星期住宿就花了新台币3万元。”

只是最终他们没有在马来西亚设公司,而是落脚到新加坡。

狮城经营成本高

徐向贤解释,选择新加坡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拿的是新加坡的创投资金;另一方面则是碍于马来西亚的规范。他举例,要在马来西亚设公司,公司里面至少要有一位马来西亚人(土著),而且不能是印度裔也不能是华裔。

另外包括外汇管制和未来资金取得等,也在考量之内。

不过他坦言,到了新加坡,挑战也是很直接的。虽然就市场的角度来看,新加坡确实是他们应该重点经营的国家,但经营成本却高得吓人。

徐向贤透露,在新加坡即使是没有工作经验的大学毕业生,薪水约莫都要新币3300元(逾1万令吉)起跳,更别说他们需要的是经理级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