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5日讯)以前常说“好好读书,考个好学位赚大钱”,在这百物腾贵的年代,高学位已不再是高薪的“包单”,令人不禁感叹学位是一种高成本低回酬的投资。

如果你使用手机程式招车服务Uber,来载送你的很可能是学士、硕士、甚至是博士,就好像拥有电脑资讯工艺学士学位的佐汉扎查利亚,他可是一名电子通讯工程师,但是依然需要在夜里兼职Uber司机来增加收入,以勉强在大都市生活。

26岁的佐汉扎查利亚向Malay Mail Online说,在10年前的话,只要有文凭,打一份工就很足够,但是现在他已接受学历无法保证他获得高薪的事实,所以才会打两份工、工作更长的时间,才能生活以及支付车贷和养车。

薪水涨幅停滞10年

他说,他在电子通讯领域工作4年,每月领4000令吉,每年虽然有加薪,但是与通货膨胀以及生活费调帐幅度比较,加薪幅度可说是停滞般。

“我从没想过我需要打两份工,求学时一心觉得以后可以生活无忧,现实是若只靠正职的薪水,我一定入不敷出。”

佐汉扎查利亚每天上班后兼职Uber司机三至四小时,一整天的工作时间变成14个小时,一个月额外增加500令吉收入,刚好足以支付车贷。

据了解,持有高学位大学生陷入收入窘境的主要原因是大马职场的薪水架构,竟然与10年一样,加上学费也是疯涨,所以何时才能“回本”,是一个未知数。

大马Savant研究中心董事沙隆舜指出,在10年前,大学毕业生的入职薪水是1800令吉;10年后,只增加至2000至2200令吉。

“这显示薪水涨幅是远远追不上通货膨胀率的。”

不敢梦想买屋

每月收入有4500令吉的杰拉坦言,他的一般薪水给公寓租金和车贷,所以要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根本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因此他现在也加入Uber的行列,在周六日当司机,变成他必须每星期做足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