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严冬送暖 志工组织推广“食物箱”计划!

志工组织推出了“食物箱”计划,来帮助那些受疫情影响已经穷得揭不开锅的弱势团体。-Alfred Samuel Mariyaras提供/精彩大马制图-
志工组织推出了“食物箱”计划,来帮助那些受疫情影响已经穷得揭不开锅的弱势团体。-Alfred Samuel Mariyaras提供/精彩大马制图-

由于国内疫情再度告急,抗疫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减薪失业倒闭时有所闻,很多家庭收入受影响。我国的几个志工组织推动了社区“食物箱”计划,来帮助那些穷得揭不开锅的弱势团体。

志工组织Volunteers Unite的创办人阿弗雷德(Alfred Samuel Mariyaras)表示“食物箱”计划的灵感,是来自他的朋友Patricia Goh,在澳洲珀斯看到的。

该组织的第一个箱子,是在今年五月中设于实达阿南的蚬壳油站。当时是阿弗雷德和Teddy Mobile Clinic创办人马杜苏旦(Dr Madhusudhan Shanmugam)一起说服该油站持牌者让他们入驻。

而在短短几个月内,他们已经设立了逾40个“食物箱”在雪州各地的油站,他们还打算“扩展”到吉隆坡市区、北马和南马。

“食物箱计划剧增,是因为蚬壳油站的执行董事赛兰胡扎尼(Shairan Huzani),看到我们的第一个箱子在他家油站推出后,就向我们寻求合作。”

志工Yap Chin Fei正在帮食物箱“上色”。-Alfred Samuel Mariyaras提供-
志工Yap Chin Fei正在帮食物箱“上色”。-Alfred Samuel Mariyaras提供-

阿弗雷德在接受《Malay Mail》的访问时,表示与其将我们不小心买多的粮食直接丢掉,倒不如捐到食物箱内,不造成浪费之余还能帮助到别人。

“行动限制令(MCO)期间很多人都受到影响,但他们都不懂得如何去寻求帮助,而想要帮助他们的人也没有正确的渠道去施出援手,所以我们做的就是打造这个可以互相帮助的渠道。”

有心帮忙的人可以捐赠粮食(最好是清真),而从食物箱取食物的人只能拿三份。

“有人会定时巡视看箱内的粮食有没有过期,但通常捐赠品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被领走了。”

虽然Volunteers Unite目前是在跟大马蚬壳贸易私人有限公司合作,不过他也欢迎其余的组织在适当的地点,设下类似的食物箱。

“我们需要一些民众和捐赠者容易进入和到达的地方,而且那个地方必须有长时期呆在那边的员工监管,以避免有人滥用爱心捐赠品的情况出现。”

Volunteers Unite只是推动这个计划的五个职工组织之一,除了他们之外,还有Teddy Mobile Clinic、Bornean Unite、Beach CleanUp and Friends,以及新山Strangers。

他们共享资源和网络,让志工们聚在一起,为基于社区福利的项目争取支持。

有兴趣捐赠,或者是有需要的民众,可以浏览食物箱设立地点列表Community Food Box, Sudut and Kotak Komuniti,或电邮至volunteersunite3@gmail.com 以及联系Alfred (0122161893)查询。

相关文章